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《术师手册》正文 第1265章 学妹的伴侣

《术师手册》正文 第1265章 学妹的伴侣

    残阳下沉,红月高悬,染上猩红的夜色笼罩大地。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花园会场里,血泣副所长塞蕾抬头望去,就能看见独占夜空长达1668年的红月,此刻周围出现了无数颗微小但闪烁耀眼的群星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人而言这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,只有执掌这片大地的血月二族才明白,这代表至高威权的易位。

    不过并没有人因此悲伤,在被‘占领’的四国里,只有血月国度没有发生任何抵抗,所有人都心安理得接受繁星的统治,即便是血月极主的卷属二族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月影族自不必提,他们天真单纯的性格里就没有‘忠诚’这么复杂的概念,一向积极阳光就像无忧无虑的家犬,但他们不是血月极主的宠物,而是血月民众的宠物……他们对所有人都有发自内心的善意,大多数都是至爱教会成员负责传播温暖,少部分会加入狩罪厅保护市民,所以只要繁星不危害血月民众,并且允许他们继续照顾大家,月影族根本无所谓谁统治这个国度。

    跟先天月影族相比,后天通过重重考验竞争才能转变种族的血圣族,普遍性格走向另一个极端,即便是最热情的媚娃成为血圣族后都会渐渐变得自私冷漠,他们自然更没有所谓忠诚,而且更加胆小怕死。而且出于血月极主的引导,大多数血圣族都是科研人员,只有极少数个体负责暗中执掌国度,他们虽然是血月国度最大的暴力集团,但其实意外得温驯胆小。面对繁星至高的最高武力以及循序渐进的改革方案,血圣族立刻就识时务者为俊杰了。

    至于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,在高度原子化的血月社会根本不存在国家这种概念,连家都没有哪来国?

    就算血月极主死了,大家的第一反应也只会是‘好死喵’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是第一次见,但每一次都觉得很惊讶。”

    穿着晚礼服的克莉欧司端着餐盘走过来,说道:“为什么福音看见的是正常的银月,但来到这边就会看见血月。”

    “是血月极主的神迹,”塞蕾说道:“根据血月实录,血月极主拥有部分真实月亮的权能,但没有真正支配月亮,所以只能在我们国度实现血月,假如说六国是六个井,我们都是井底之蛙,那血月极主就是在我们的井口放了一面红色的镜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是可以告诉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去至爱教会待一个下午,那群摇尾巴的恨不得将血月极主喜欢什么颜色都告诉你……血月极主根本不在乎我们说什么。虽然我不曾见过先祖,但我感觉她应该是比任何一位血圣族都要聪明狡诈,但同时也像月影族一样大大咧咧不喜欢藏着掖着的性格。我觉得她应该是将我们都当成宠物,既然是宠物她自然无所谓暴露自己的真实性情……”

    克莉欧司犹豫了一下,小心翼翼问道:“你在……怀念吗?”

    不怪克莉欧司这么谨慎,因为前不久乐园国度和地渊国度才发生过一起联合叛乱……跟血月福音这两个二五仔相比,乐园地渊重新让世人明白什么叫‘忠义’,从半年前五国合一开始,叛乱就没停过,甚至惊动了繁星国度的地上天使剑律,一人一剑秒杀了叛军头目,才稍微消停一阵子。但最近又闹腾起来,似乎在试探地上天使是否还在人间。

    因此现在谁敢怀念旧神主,都是极其危险的信号。

    克莉欧司作为福音驻血月的执法武官,主要负责裁决福音人在血月的治安事务。毕竟五国刚合并不久,许多事都没磨合好,无论是外国人犯罪还是外国人遭遇犯罪,大家都是第一次接触,只能摸着石头过河,执法武官也就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执法武官既要尽量维护公正,也要维护本国利益,又掺杂外交,属于十分麻烦的职务,所以这份工作才会落到红帽子年度考核第一的克莉欧司头上。

    塞蕾与克莉欧司的相识其实颇为意外,她们其实是在梦想阶梯里遇见,彼此都认出对方,顺便组队打了一晚虚境,然后现实才熟络起来。这种情况有一个专业名词叫虚友,即能在虚境相遇的术师,是命运注定的朋友,她们来往后也发现彼此相性确实很合。

    但朋友归朋友,要是塞蕾想勾搭她发起叛乱,克莉欧司立刻转身就走。她代表的是福音依苏,可不能掺和到血月的祸事里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怀念。”塞蕾歪了歪脑袋笑道:“但我还没蠢到自杀,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对以前的血月制度没什么好感,但习惯了几十年的制度,突然要180°转弯抛弃以前所有观念,我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惆怅。”

    克莉欧司很明白她的心情。跟福音的风平浪静不一样,想要推行繁星贵族制度,血月必须大刀阔斧改革根本制度,也即《血缘禁止法》。

    贵族制度核心是忠于群星深爱国家,但有国才有家,没有家族的血月人一点爱国概念都不存在,这就给群星祝福带来很大麻烦——群星祝福并不是无中生有洗脑贵族,而是将贵族心里本就存在的‘爱国忠诚’提升到最高优先级,如果一点都不爱国,那就将他爱护家人的想法与爱国融合在一起。血月人这些自私到骨子里油盐不进的家伙,必须重拳出击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还有另外四国对血月的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与利益无关,单纯因为血月人‘生了孩子统一送抚养所’‘彻底割断父母与子女联系’这种社会现象让四国非常厌恶,有种国家从父母手里夺取孩子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如果血月还不改革,那么在其他四国眼里血月就是鄙视链最底端的‘邪恶国度’。

    所以这场婚礼才这么重要,因为这是血月国度彻底舍弃坚持了1668年的传统文化,选择融入五国大家庭的关键转折点,今晚其实是一场具有政治意味的宣告。

    克莉欧司今晚会出现在这里,是作为福音武官受邀观礼,除了她以外其他国家也有外交人员在场。

    婚礼主人的含金量也是恰到好处,狩罪队长圣域术师杰拉德,作为血月国度具有知名度的重要人物,四国特使参观他的婚礼并不显得突兀,而且明天他的婚礼也足以作为头条新闻刷爆血月国度各个阶层,让普通人彻底相信血缘禁止法的破产。要是换成身居幕后的传奇血圣结婚,反而没有这么好的宣传效果。

    唯一的问题是,杰拉德的结婚对象,居然是……

    克莉欧司换个话题:“话说连我都穿晚礼服,你怎么还是这套修女打扮?”

    “因为很性感啊。”塞蕾轻轻一笑花枝乱颤,戴的血月项链顺势滑入她深邃的沟壑里,悠悠说道:“我也禁欲一段时间了,今晚趁这个机会找找有什么美食,在别人婚礼上搞我还真没试过……一起?”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克莉欧司有些顶不住血月人的**风气,她上次被塞蕾拉进泥咖,刚点完单她就坐不住落荒而逃。虽然真刀真枪她不敢,但讲黄段子她倒是很有兴致,“有目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……哎?”

    塞蕾瞄到人头簇拥的宾客里,学妹正引着一群人到餐桌前,而且学妹眉眼含笑脚步轻快,一直跟后面看起来还挺好吃的青年在聊天。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学妹跟异性关系这么好,可据她所知,除了媚娃外,学妹应该没其他朋友啊。

    塞蕾凭借丰富的经验,敏锐判断出学妹近期被滋润过,所以答桉很明显……那个青年,是学妹的床伴!

    从别人手里抢来的美食会更加美味呢。

    她脚步轻快越过会场,以端庄优雅的姿态向他们打招呼道:“学妹,晚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学姐?”希芙琳看见塞蕾表现出圣洁修女的姿仪,就知道这个血圣修女打什么算盘,“我这里有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学妹,难得见能让你这么开心的朋友,也让我认识一下嘛。”塞蕾微笑着看向青年,低头问候道:“你好,我是希芙琳的学姐塞蕾。”

    跟性格相反,她勾引猎物时非常收敛礼貌,言语表情丝毫不见媚意。可她的外貌加上这套充分勾勒出她罪恶身材的修女服,她表现得越是保守圣洁,就越是会令人产生亵渎圣洁的**,所以她才这么喜欢修女服,简直是她所向披靡的斩男装。

    她自信学妹的床伴等下就会找借口跟她幽会,这时候她听见青年笑道:“是222的学姐,那应该是可以相信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能相信又有什么所谓?”后面捧着酒杯的女仆说道:“她难道能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我能做的可多着呢……塞蕾抬头看向青年,却发现青年模湖不清的脸容变得清晰。等等,他之前脸容也是看不清仔细的吗,我怎么没注意到?

    不过很快,她心里多余杂念迅速被莫大的惊恐占据。她怔怔看着那张十分熟悉但陌生的脸,一时间被吓得说不出口。陌生是因为这确实是第一次见面,熟悉是因为她早就通过各种渠道见过这张脸。

    “阁下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,”塞蕾深吸一口气,态度恭敬说道:“有幸与阁下见面是塞蕾一生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太夸张啦。”亚修伸出手掌,笑道:“很高兴认识你,不过我们有222带着就行,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塞蕾一点也不拖泥带水,跟他握手后毫不犹豫离开。

    克莉欧司见她这么快回来,有些疑惑:“怎么这么快回来?不吃了?”

    “再不回来就来不及了。”塞蕾看着刚刚触碰过亚修的手,双腿夹紧,脸上泛起滚烫的潮红:“已经……够用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