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章节目录 第61章 大受震撼

章节目录 第61章 大受震撼

    亚修拿起盖在脸上的毛巾,用手支着身子坐起来。

    他第一反应是先摸了摸脖子,没摸到任何伤痕。

    “奇怪,你居然没拿我当实验材料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做完了啊。”

    坐在床尾的医疗师【222】头也不抬,低头看着手上的书,乌鸦鸟嘴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“已经做完了,手术很成功,你已经是帅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亚修赶紧找镜子照照,然而周围都没镜子。医疗师噗嗤一笑:“假的,其实是修补喉咙太简单了,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,所以我顺便又给你做了几个小手术,没有大整,做完你都没醒。”

    亚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做了什么手术?”

    “开眼角的达菲术式,调整眉骨的爱博术式,调整下巴的洛乍术式,将眼睫毛变成天然翘的艾拉斯术式,将……”

    亚修越听越懵逼。

    “那我跟之前的我还有几分相似?”

    “应该很像吧,反正都是两个眼睛一个嘴巴一张嘴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做‘没有大整’?那大整是不是要把我脑袋都换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至于,换脑袋还是比较危险的。”医疗师比划了一下:“术师里比较流行的大手术,顶多把你五官都换了,譬如眼睛换成迅鹰的眼睛,牙齿换成变形鲨的牙齿,鼻子换成牙狼的鼻子,耳朵换成蝠魔的耳朵……换四肢换内脏也不少见,最近机械义肢是非常热门的改造方向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,原来术师已经点了生物殖装改造的科技树了吗?

    怪不得亚修在监狱里看到一个兔子耳朵野猪獠牙的复合人,他那时候还心想兔子跟野猪都能跨越物种隔阂杂交?

    原来不是野兽玩的野,是术师玩的野。

    亚修好奇看向医疗师:“那你进行过这样的大整吗?”

    医疗师犹豫了一下:“算是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~”亚修盯着医疗师的乌鸦面具,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医疗师哪能不知道亚修想什么,叉着腰说道:“我可不像你长得这么丑,我的脸一直都很完美,不需要换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换的不是脸啊。”亚修扫视医疗师的身躯,可惜医疗师都穿着宽厚的衣袍,看不出什么轮廓痕迹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看你的手指会不会伸出一把十字螺丝头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螺丝头,只要挖耳勺,你要不要试试看?”

    “要。”

    “不跟你扯了,喏。”

    医疗师从钱袋里掏了十枚白银币放在床头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亚修指了指这堆白银币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了吗,你让我做手术,我给你钱。我练习了十个术式,给你十枚白银币,很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想问的是,之前不是用黄金币付费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问了一下其他医疗师,他们找人练习术式都是不给钱,顶多就是给白银币,根本没人给黄金币的!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就是没主见,做人千万不能人云亦云,要坚定自己的想法,不然别人吃屎难道你也吃屎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很有道理,我其实心里还是不想给钱的,我不能再受你的蛊惑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但偶尔听听别人的建议也是良好的品质。”亚修赶紧白银币收起来。

    医疗师看得想笑,但很快就止住笑意,“你这次可以说是真的出名了,你是凯蒙市历史上唯一一个在血月审判里受伤但活下来的罪人。”

    “唯一一个?以前没死刑犯在审判里被误伤吗?”

    “有,但他们都救不回来,直接被行刑者撕碎了。像你这种被其他死刑犯杀死,但伤口浅得不救回来就等同于触犯《生命救助法》的例子,可以说是绝无仅有。”

    亚修仍然没法习惯这个世界对伤口的分类,他脑袋都差点掉下来的伤势,居然被视为贴一下创口贴就能治愈的小伤。

    “出去后记得想办法多赚点贡献度,别被选中参加下一次血月审判。下一次可没有精灵挡在你前面了。”

    亚修好奇看向医疗师,“这么关心我?治疗我治疗出感情了?”

    “你几乎每天都要来一遍治疗室,如果监狱再多几个像你这样的模范犯人,我可能再辛苦一两个月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医疗师耸耸肩:“托你的福,我不少术式都练得很娴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离开的时候能不能带我一起走,最多我答应给你做三年实验素材了,是不是很划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愿意被我装在三个不同的箱子里带走,我没什么问题,监狱也愿意放行。”

    亚修咂咂嘴巴:“带出去后能拼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四翼传奇术师,应该可以做到,甚至可以顺便给你装点插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的话就不会有时间跟你聊这种屁话了。”

    医疗师叉着双手:“而且你居然还想着越狱,啧啧啧,都经历了一次血月审判,你还没放弃这么幼稚的想法吗?”

    “大好青年,谁不晚晚想着怎么越狱?而且都亲眼看了一遍血月审判,谁还能在这里待的下去?”亚修握紧拳头:“这狱,我越定了!”

    “加油,越狱时记得注意安全,最好保持尸体完整哦。”

    亚修凑到医疗师面前:“你有没有什么越狱的好想法?”

    医疗师用鸟嘴瞪着他:“你别以为我把你整帅了一点就不会举报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紧张嘛,你都把我搞成这样了,现在就当做是完事后的聊天时间。”亚修一脸不在乎:“就当做一个解密游戏,假如你被诬陷关进这座碎湖监狱,你会打算怎么越狱?”

    “但我又不会被诬陷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能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“因为有记忆师啊,记忆师一查我的记忆就知道我是清白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亚修也想起这茬,忍不住问道:“你不觉得这很……不好吗?”

    医疗师有些奇怪:“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“就是被人搜索记忆,你不觉得记忆是很重要的**,不应该被人搜查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自己是无辜的,你这不就是自由恐怖主义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只有心怀恶念图谋不轨的恐怖主义者才会希望取消记忆审查制度,甚至还有更离谱的诉求,譬如解除奇迹芯片的绑定,赋予孕妇自主堕胎权,甚至公开生育配对记录……你看起来怎么好像很紧张?”

    亚修咽了一口唾沫:“孕妇不能堕胎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如果检查出胎儿有任何先天性疾病或者遗传隐疾,就必须堕胎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?”

    “必须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胎儿没病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肯定要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询问孕妇意见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询问?”医疗师感觉很奇怪:“难道孕妇会拒绝吗?每一次生育的生育补贴几乎等同于中等职业的三年工资,根据种族不同上下浮动,如果你是术师甚至补贴更多,第一次生育加100%奖励,在指导年龄生育再加50%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天资横溢的女术师,一点时间都不想浪费,否则大多数女性都会在指导年龄进行第一次生育,至于有没有第二次第三次就看个人的夜生活丰富程度了。反正也就是怀孕时期会有些麻烦,生了之后婴儿就会送去抚养所,孕妇当天就能拿到应得的生育基金。”

    亚修大受震撼,他忽然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医疗师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拿到生育基金了吗?”

    医疗师犹豫了一下:“我生不了。”

    亚修连忙道歉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医疗师摆摆手:“没什么好道歉的,我又不缺那点钱。不过,你居然是支持孕妇拥有自主堕胎权的那一派吗?那你在自由恐怖主义者里都算是比较激进的那个类型了。”

    亚修擦了擦额头冷汗:“这就算是激进吗?”

    医疗师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当然,支持自主堕胎,就等于推动生育率降低,人类兽人这些种族也就罢了,精灵媚娃那些生育率一直上不去的种族最恨的就是这种言论,有一个提出这项提案的议员没几天就被爆出各种丑闻下台。”

    “支持取消记忆审查制度,就等于增加刑侦难度,给违法犯罪创造良好的土壤,只有想犯罪的人才会支持这种言论,连议员都不会提出这种哗众取宠的言论。”

    “同样,支持解除奇迹芯片绑定,就等同于支持摘下犯人脖子上的镣铐,徒增犯人的抓捕难度,增加犯人继续犯罪的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亚修问道:“但你们都有奇迹芯片,那你们不都是戴着镣铐吗?你们不怕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,说得你好像不是我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医疗师奇怪地看了亚修一眼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们又不违法犯罪,我们为什么要怕?只有破坏社会治安的犯罪者才会怕。”

    很有道理,亚修完全没法反驳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,在血月国度里,医疗师这番认知就是大众的认知,既然他们都认可这种社会监管制度,就说明这套做法是相对正确的。不正确的人,是监狱里的死刑犯,是亚修自己。

    没想到我一个上辈子是遵纪守法支持监管的纳税公民,穿越到这里居然变成了自由恐怖主义者……

    “扯远了,就当做你跟我一样,被诬陷成四柱神邪教的首领,狩罪厅也不敢搜查你的记忆,你被关进了碎湖监狱,你会想怎么越狱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被诬陷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游戏,就当做思维游戏!不过我听说医疗师的思维逻辑能力都不太行,这个游戏对你来说是不是太难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中你这么幼稚的话术?你当我是小孩子吗!”医疗师别过头,冷哼一声:“但越狱的路不是很明显吗,也就是你才会意识不到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