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章节目录 第129章 审判主持人亚修·希斯

章节目录 第129章 审判主持人亚修·希斯

    红雾研究所,13号实验室。

    兰恩推着小推车拱开实验室大门,将上面的三个尸袋摆到长桌上,呼出一口气:“老师,新材料都送到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洛伦斯从里间出来,铜铃大的鱼目瞥了一眼长桌上的十个尸袋,鼻子微微一动闻到充满死亡气息的腐烂味,点点头:“海豚呢?”

    “你指定需要的母海豚已经装在水箱里送过来了,但因为水箱太大不好搬上来。老师你是想要研究刚死的海豚吗?什么时候需要?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用,你负责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老师你是想研究活海豚吗?需要将水箱搬上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搬上来。”

    不作为研究材料,也不搬来实验室?

    兰恩眨眨眼睛:“老师,你真的是要研究海豚吗?“

    “嗯,当然。”洛伦斯淡淡说道:“但你记得等下将她送到我家。”

    淦!

    作为一名品学兼优的人类研究生,兰恩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震撼——蓝鳞鱼人偏好海豚的传闻居然是真的啊!

    “过来开箱吧。”洛伦斯说道:“你运气不错,像我实习那年,哪有这么多研究材料。好好看,好好学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洛伦斯打开第一个尸袋:“人类,男,肥胖青年,非术师,1级普通材料。你拿去练手。”

    “兽人,男,健壮青年,非术师,3级普通材料,你拿去练手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,女,正常青年,非术师,3级普通材料,你拿去练。”

    “精灵,男,健壮中年,非术师,7级稀有材料,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那边怎么搞的……算了。狗,雄性,健壮成熟,非术师,2级普通材料,你拿去。”

    将最后一个尸袋也打开,洛伦斯忍不住摇摇头:“8具普通,2具稀有,而且一具术师尸体都没,这次运气不怎么啊。”

    “条顿老师,这样已经很好了啦。”兰恩忍不住说道:“一般来说,医院那边一天也就给研究所送二十具左右尸体,而且基本是因为重疾、衰老等原因死亡的1级普通尸体,但就算是这样也得整个研究所平分。我跟欧司朗老师学习的时候,有时候甚至一周都没新的研究材料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这几天材料才多起来,甚至因为死气七天消散的限制,我们加班加点都用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哇。”洛伦斯心情其实不错,说话都带出一些鱼人独有的气泡音:“真是多亏了那些外域术师,他们应该每年……不,每个月来一次凯蒙市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!”兰恩吓了一跳:“慎言!极主会不高兴的!”

    “放轻松,我们是极主钟爱的血圣族,不会因为乱说话就失去极主的恩宠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不行,万一别人听到举报老师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你觉得我说得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对,每个月一次太伤害经济了,凯蒙市受不了这么频繁的摧残。”兰恩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如果是他们每个月去一次隔壁妃梦市就差不多。凯蒙市新产生的材料里,有三分之一都送给妃梦市的研究所了。”

    洛伦斯看了一眼这位新学生——不愧是前人类,心眼就是比鱼人黑。

    光幕忽然弹出来,提示洛伦斯预约时间到了,他便跟学生说道:“那么兰恩,你先对材料做好预处理,我有事要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师。”

    脱下外袍再喷香水驱散身上的尸臭,洛伦斯脚步轻快离开实验室。

    路过楼下的水箱时,他瞪大眼睛欣赏着海豚曼妙的身姿和超涩情的眼睛,擦了擦嘴角流下的口水,踏入血月照耀的校道里。

    刚回来研究所没几天,所里就迅速给他分配了实验室。

    虽然洛伦斯觉得自己很弱很无能,但在整个研究所里,他的源血资质也算是前五里,因此哪怕他得罪了四大研究所里的‘预备役大人物’,所里依然不遗余力向他倾斜资源。

    兰恩也是所里分配给他的研究生,虽然洛伦斯不愿意,但一来青年研究员带研究生是硬性规定,二来实验研究里有诸多杂务,他的确需要一个研究生帮自己干活。

    洛伦斯也当过别人的研究生,这是进行‘换血’前的必要步骤,相当于转变种族前的‘试用期’‘实习期’。

    因为预备血裔虽然通过了研究生考试,资质有保证,但研究所许多项目都与普世价值观有冲突,研究所需要确定新人是能融入他们的‘聪明人’,而不是被宣传驯化的‘模范市民’。

    当然,‘试用期’名义上是让研究生提前接触术师研究,尽快将派系境界提升到白银级。但如果新人无法融入研究所这个‘大家庭’,那他的下场一般不怎么好——研究所里有一个笑话,叫‘今天你是我的学生,明天你是我的材料’。

    研究所不会故意触犯法律,但法律也管不到研究所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红雾研究所主要研究项目是‘血术派系’和‘死灵派系’,这两个派系都需要大量尸体作为研究材料。洛伦斯主修死灵派系,得益于充足的材料,这些日子他的实验进度可谓是一日千里,甚至还召唤出一个新术灵,死灵派系隐隐要摸到白银境界的极限。

    如果他还在监狱里死磕源血,根本赶不上这种好时候。所以说,命运,真的很奇妙。

    来到酒咖,洛伦斯跟蛇老板打了个招呼,蛇老板笑道:“嘶,又来啦?最近进了不少好血,要不要来一杯‘精灵之歌’?”

    “精灵血都有?比例多少?”

    “60%!”蛇老板看了看周围,压低声音说道:“嘶,除了精灵之歌,我这里还卖‘狼吻’。”

    洛伦斯的鱼目瞪得老大:“我没听说教会被袭击了啊!”

    “有位月影牧师那时候恰好在郊外,遇到了袭击者的大部队,愿极主垂怜这个倒霉的灵魂……要不要,10%比例的!”

    “一杯精灵之歌,一杯狼吻!”

    “嘶,你可真会喝。”

    洛伦斯坐回上次的位置,静静等待血月审判的开始。不知为何,在看了一遍血月审判后,他忽然喜欢上这档节目,明明他以前在监狱里都懒得看一眼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,他被赶出监狱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,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会被【222】踩在脚上额,而对方根本不会留意到自己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,他接受了自己的平凡。

    在读书时期,在实习时期,在监狱进行仪式的时期,洛伦斯始终保持斗志昂扬,光靠自我感动就能满足自己,根本不需要什么娱乐节目来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将一向不在乎的性需求重新摆在面前,每晚都去酒咖喝几杯,甚至还喜欢上看血月审判……究其原因,不过是他已经更无法从‘奋斗’里汲取快乐了。

    对洛伦斯而言,学习、研究、修炼、虚境探索都变成了‘不得不做’的工作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见自己的天花板,也知道自己再努力也没用。

    面对无法逾越的高墙,他只想着躺平混日子。

    说来好笑,刚来研究所的时候,洛伦斯心里经常鄙夷那些混日子的研究员,觉得他们跟棺材里的尸体没两样,总想着自己绝不会成为其中一员。

    ‘或许在扔进碎湖里的那晚,我就已经死了。’洛伦斯平静地省思自己:‘没有野心,我就只剩下一颗不会跳动的心脏。’

    忽然,酒咖外面响起吵杂的声音,有人跑进来兴奋地大叫道:“碎湖监狱出事了!有死刑犯越狱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怎么逃的?而且狱卫呢?”

    “狱卫好像是被关起来了。死刑犯们抢了今天到监狱的运输船,趁机逃跑,是港口那边发现运输船一直没回来,层层汇报后,才发现监狱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碎湖这次要丢人丢到全国了,这是不是第一起死刑犯越狱事件?”

    “等等,监狱里不是有医疗师吗,难道他们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嗤,哈哈哈哈哈,笑死我了!来,为越狱犯干杯,祝愿他们能给血狂猎人们带来一点乐趣!”

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又有人高呼:“为最近增加的材料干杯!这几天的材料顶过去好几个月了!”

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“为外域术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这个我们可不敢乱干杯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为死难者干杯!”

    “干杯!呜呼~”

    洛伦斯也高兴地举杯,将精灵之歌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虽然与他无关,但医疗师【222】此时肯定还在碎湖监狱里。这次越狱事件,监狱内的医疗小组难辞其咎,甚至他们的责任比狱卫们还大——毕竟狱卫摆在明面上的靶子,而医疗师却是藏在暗处的蝙蝠。

    洛伦斯甚至暗暗庆幸自己被提前赶出来了——他可接受不了堂堂血圣族术师被死刑犯控制住这么丢人的劣迹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今晚就没血月审判看了咯?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蛇老板,不如开个越狱犯的赌局?赌他们什么时候才会被抓住,会不会在逃亡时被击毙,我有朋友在狩罪厅,可以第一时间将消息传过来!”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蛇老板说道:“我想想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酒咖中央忽然浮现出八面光幕!

    众人一愣,看向蛇老板,蛇老板倒是很平静:“我设置了8点钟准时开启光幕收看血月审判,不过现在节目都没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若被伤害够,就用一对手,痛快地割开,昨日诅咒……”

    甚至还有开场音乐!?

    在众人茫然、惊异、期待的眼神里,光幕里出现一位穿着制服的狱卫。他手里捧着《罪人目录》,书籍遮住了他的嘴部,仅仅露出一双冷淡的眼眸。

    各位好,我是本次血月审判的主持人亚修·希斯。

    亚修·希斯?

    亚修·希斯!

    没有人会在短短几天就忘掉这个名字,更何况不少人还心心念念期待他在本期血月审判能再次上台表演!

    “因为本次审判随时会结束,那就事不宜迟,介绍一下这次的受救赎者名单。”

    画面一转,镜头对准了监狱外的碎湖。只见碎湖上出现八道细细的赤红石柱,石柱上各有一个石座,石座上各坐着一个犯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爱德蒙·门肯,前税务局执行秘书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伯纳德·莱多尔,前政务厅项目处处长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欧内斯特·安德莱耶,前议员。”

    当镜头对准最后一名参赛选手,酒咖里,研究所里,教会里,抚养所里,狩罪厅里,所有观看血月审判的人都被吓得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阿兰道尔·费南雪,”亚修说道:“现任凯蒙市市长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