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章节目录 第513章 安楠extra(上)

章节目录 第513章 安楠extra(上)

    等罗兰一族的圣域族长告别离开,安楠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,软绵绵地挨着软椅。

    她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正方体水晶,水晶里沉睡着具有双翼的象牙白金小马,正是罗兰一族的秘传术灵——天马术灵。催动后,术灵会直接变成二翼天马,具有骑乘、辅助战斗、单独战斗等功能。

    这是极其罕见的御兽术灵,因为术师召唤术灵是以知识为基,灵感为木,从无到有地搭建术灵,所以像拳爪、土术、水术、铳术等日常就能经常接触的术法派系是主流,或者说绝大多数主流术法都是源自普通人就能掌握的常见技艺。

    那些普通人学不会、摸不着、搞不懂的,譬如预言、命运、真理这些高难术法派系,寻常术师也不可能入门。

    而御兽派系也符合这类高难术法特征——普通人怎么搞得懂其他生物?你会骑马,也只是精通骑术;你会训犬,也只是精通支配;你收养许多野猫,也只是精通绑架……人只能精通人的技艺,没有一种技艺是让人成为其他生物!

    或许有人在想那我扮演其他野兽行不行,譬如学狗学猫学马……但狗的肠胃能消化屎,人能消化吗?猫能舔毛,人能舔哪里的毛?马能站着睡觉,人能吗?

    而且你就算扮演成功,大概率也只能召唤出相应的兽化术灵,距离御兽还有十万八千里呢,两者之间的差距,相当于你学会女装和找到女朋友那么大。

    目前御兽术灵的主要获取渠道,除了从术师投影身上爆出来外,就是去驯服虚境生物, 让虚境生物自己变成御兽术灵。但虚境生物连死都不怕,怎么可能屈服于术师的淫威?术师最多只能强行奴役虚境生物, 绝难令虚境生物主动归心。

    唯一的例外就是哥布林术师, 虚境生物对哥布林往往不具有敌意, 虽然仍然几率渺茫,但哥布林术师一生中往往能驯服两三头虚境生物, 他们也是御兽术灵的主要生产来源。

    但罗兰家族并不是哥布林家族,他们的天马术灵来源稳定,绝非靠驯服虚境生物而来。。目前的主流猜想是, 罗兰家族里有一头不小心逃到现实的虚境生物,每天被十几头母马轮流侍候,有概率生出被虚境认可的私生子, 因此才缔造出‘罗兰天马’这个家族品牌。

    御兽术灵难以召唤,自然也难以晋升,几乎只能依靠喂养虚境素材。普通一翼天马已经满足术师的虚境代步需求, 二翼天马更是具有短暂飞行能力, 罗兰家族这份礼物的诚意非常重,他们家族里的二翼天马术灵数量不会超过两位数。

    然而安楠对此兴致缺缺, 她自己也有移动奇迹,对天马需求不高;而且她酷爱摩托车, 对于这种不是钢铁之躯、血管里不是流淌黑血的坐骑, 总觉得不够帅气。

    留着给小班戟当玩具吧,安楠这般想着, 将术灵封印水晶收起来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罗兰圣域对她的恭敬态度更让她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刚刚离开的罗兰圣域, 可是《圣域战力榜》的第一名, 毫无疑问的顶尖强者!在传奇不出纳比斯汀的时代,他就是正在活动的福音第一强者!

    不客气的说,安楠见过的墨丘利圣域、凯斯瑞圣域、琴娜和闺蜜克莉欧司, 他们四个绑起来也不够罗兰圣域一个人打!光是坐在他对面,安楠都感觉到自己的术灵在颤抖——琴娜她们可没有给安楠带来过这种级别的压力!

    打个比方,安楠的术灵是训练有素的老兵, 琴娜的术灵是久经战阵的军官,那罗兰的术灵就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悍将!安楠甚至怀疑罗兰圣域的术灵都是满身伤疤!

    这么一位圣域强者,家族领袖,安楠以前连见一面都没有资格,然而他现在却主动拜访, 送上家族秘传术灵作为礼物, 态度恭敬礼貌……甚至是近乎讨好!

    而罗兰圣域也不是唯一一人,墨丘利、凯斯瑞、瓦斯蒂诺……这些统驭福音各大城市的财团家族,无一不对安楠区区一位二翼术师表达出强烈善意,安楠收到的礼物已经塞满抽屉了,甚至名下也多了不少一级城市房产。

    若说安楠没有暗爽那是假话,她本来就是那种喜爱践踏权威的恶劣性格,以前经营事务所时也难免跟这些财团家族有过摩擦,现在看着他们一个比一个谦卑,安楠感觉自己就像是吸了梵牧拉白雾一样,浑身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但她并没有被这份虚荣冲昏头脑,她明白这些人真正敬畏的,并不是她安楠,而是她背后的女皇。

    未来福音五十年的唯一主宰,有能力干涉福音系统的笛音女皇!

    接近权力的人常常误以为自己拥有权力,安楠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。她拍了拍脸,继续编写《福音各城市制度考察报告》,争取三天内写完交给笛音陛下。

    在亚修等人被传送走后,安楠以为莉丝至少要伤心好几天才能缓过来,然而当天下午她就开始履行作为笛音的责任——她迅速接管皇宫秘卫,召见各家族的代表,宣布皇位的顺利更迭,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她成立了一个新部门:女巫建政局,并委任安楠为第一女巫。

    笛音的态度很明确:福音短期内不会有变化,但她很快就会试图干涉福音系统,并且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这个国度。

    她本人或许没有强烈的统治**,但不管是为了准备一份给亚修的礼物,还是为了彻底掌控神灵,她都不能乖乖坐在王座上当一个福音的容器。

    然而连传奇术师都难以驱使的神灵,笛音难道就能以凡人之躯掌控它吗?

    还真能。

    因为福音神灵的荣光深入到福音国度的每个角落,并且以自己的意志运转社会。简单来说,它是用自己的想法代替民众的思想,所以福音国度才会如此和谐安详,人与人之间没有隔阂,生产劳动环节没有内耗,国家机器的齿轮仿佛永不生锈——因为都是处于统一意志的调控下。

    然而这也产生了可以反控福音的机会——只要深入干涉社会运转,用民众的思想影响福音的意志,笛音就能趁机而入,以己心代替福音!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构想,毕竟笛音现在还不能干涉福音系统,而且她们连‘到底要创造一个怎样的未来’都没确定,所以才有女巫建政局的出现。

    笛音希望安楠根据‘福音编织的未来’、‘自己的实地考察’、‘专家参谋的讨论’,制定一份福音人自己写的发展计划。哪怕经过综合判断,认为福音编织的未来就是最好的未来,也必须要获得福音人自己的认可才能实施。

    “为了执掌福音,我必须帮你们夺回未来。”

    安楠回忆起穿着雪白女皇裙装的笛音说这句话时的庄肃,感觉王座上坐着的不是身高比依法琳还要矮一点点的小女孩,而是一位二十几岁的成熟女皇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笛音的决断,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接二连三地拜访安楠。毫无疑问,女巫建政局里的决策将会影响无数人的命运,无论是想加入其中成为决策者,还是渴求获得政策的倾斜以突破天花板,他们都必须得到安楠的青睐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他们私下肯定也在联合、同盟、分裂,无数阴谋正在滋生,无数契约正在签订。这些被神意压制了一千多年的野心,被福音束缚一千多年的狂想,将在接下来五十年迎来第一次甚至可能是唯一一次大爆发。

    从神灵手里夺回未来的同时,凡人的政治也再度重生。

    至于这份权力为何会托付到安楠手里,一来,安楠有这个意愿,二来,笛音其实也没多少能选择的人。

    而安楠显然是乐此不疲——她之所以想亵渎福音,夺取神主愿望,不就是想改变福音国度吗?现在笛音将画笔递给她,允许她在福音这幅画里任意涂抹,她简直是在理想道路上快步前进。

    等安楠写完自己对梵牧拉城市制度的见解,已经晚上十点多了。她忽然想起什么,连忙离开办公室前往寝殿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太多事了,安楠自然是留宿在皇宫里,反正皇宫里房子多的是。她来到自己的寝殿,看见躺在摇篮里小班戟已经睡着,旁边负责照顾的侍仆朝她点了点头,便离开寝殿去忙其他事——如果安楠有需要,她们在福音的引导下会第一时间出现。

    安楠蹑手蹑脚蹲在摇篮旁边,看着小班戟睡觉时皱起的眉头,心里忍不住有些好笑——都已经是婴儿了,班戟怎么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伸手轻抚小班戟的额头,轻声呢喃:“我以后可能没法经常陪你……”

    小班戟攥着小拳头,嘴唇抿着自己的蓝色发丝,没听见自己养育二十多年的女儿已经有了新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安楠也没办法,如果笛音没有变回莉丝,或者莉丝没有变革的意愿,她肯定会心无杂念带小班戟回阿祖拉,全心全意将他养育成人,将所有关心都倾注给他。

    然而笛音却委任她当女巫建政局的第一女巫,这份诱惑实在太大了,权力、事业、理想三者垂手可得,安楠根本无法拒绝。但这样一来安楠肯定就没时间陪伴班戟,最多就是平时常常来看,不可能像班戟养她那样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到头来,她还是没法偿还多蓝对班戟的亏欠。

    如果亚修在这里就好了……还可以给小班戟生个弟弟或者妹妹……

    直到现在,安楠才忽然想起那些曾经被她捡回来,但现在又走丢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,没有人记得他们,没有人关注他们,没有人提起他们,除了编织榜单残留的排名,他们似乎没在这个国度留下任何痕迹……但福音国度又似乎因为他们的经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    或许是被接近理想的喜悦冲昏头脑,又或许其实也没那么在乎,安楠此时才有亚修已经不在的实感。

    其实这才正常,他们相处的时间还不到一百天,遇见他之前的二十多年安楠不也活得好好的,爱情这玩意在安楠心里的地位远不如她的理想——不然她就不会带着亚修刺杀公主了。

    虽然安楠痛恨厌恶琴娜的一切,但琴娜那副‘家族至高无上’的态度还是深刻影响了她——确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除此以外的所有一切都可以献祭,这就是六纹章的法则。

    说到底,安楠对亚修的这份喜欢又有多少重量呢?

    在《幸福榜》出来之前,安楠其实只是对亚修有好感,除了因为森海瑟尔梦境,更因为亚修跟班戟很像——毫无疑问,被班戟照顾养育的安楠,择偶观自然也受其深刻影响,安楠会下意识将遇到的所有异性都拿来跟管家比较一番,自然是谁都看不上。

    亚修跟班戟骤然看上去其实没多少相似之处,毕竟班戟可是连福音都认可并且恒定他容颜的美人,而亚修在失去第一福音的排名后,仍然是什么榜单都没登上去的0星废物。

    然而跟亚修相处,安楠却能得到安心感。或许是亚修这个人与众不同,也或许是看到他愿意照顾与自己无亲无故的莉丝,已经不能继续在班戟面前扮演小孩子的安楠,却总喜欢找亚修调皮撒娇。

    亚修还有另外一点吸引着安楠——他的慵懒。

    安楠自己是那种闲不下来总想着寻找生活意义的人,假如她真的隐居起来生儿育女,也必定会要求孩子每天学习上进,最好十岁白银、十五黄金、二十圣域,绝不能浪掷人生,就像飞蛾一定要扑火燃烧才算圆满。

    但她又羡慕那些能享受平静生活的人,不是孟斐拉那种被消费主义洗脑,也不是梵牧拉那种完全不在乎现实生活,而是能发现生活里的美好,在日常中感受到幸福的安心——是的,安楠羡慕亚修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向往、安心,充其量只是未定型的喜欢,等待发芽的种子。

    真正的感情转折点,是《幸福榜》颁布,是葬仪决定计划刺杀公主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还很遥远的死亡忽然变得近在咫尺,被忧惧压垮的安楠急需找一个宣泄点分摊自己的压力,而亚修就成为她的救命稻草,所以这份裹挟着依赖的喜欢,才升华成至死不渝的爱情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喜欢亚修这个人,还是喜欢自己在他身上寄托的安心、依赖和生活?

    她到底是想跟亚修生活在一起,还是希望亚修能代替她体验人生的其他美好,好让她心无旁贷追求自己的理想?

    安楠看着摇篮里的小班戟,轻声呢喃:“童话故事里主人公在一起就是美好的结局,从来没有童话会讲述一起生活的琐事……或许,这样也好。”

    她回到自己房间,发现空地里放满了行李箱——宫廷侍仆去了一趟地底都市,将葬仪留在旅馆里的东西都取过来。

    她的衣物鞋靴、班戟的生活用具和笔记本、哈维的手术刀与口风琴、伊古拉的……等等,谁的口风琴?

    但很快安楠的注意力被另外一些东西吸引住。

    “礼物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