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章节目录 第623章 伊古拉造的孽

章节目录 第623章 伊古拉造的孽

    伊古拉逐渐明白,灰狐术师为什么要用真理链接这种麻烦却意义不大的机制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并不只是希望后来者‘知道’,而是需要后来者‘相信’。

    知道实在太轻易了,就像你知道极北之地有摸起来像火烧一样的冰山,知道深海里有如同山峦旳鲸鱼,知道女孩子的嘴唇是软的,但如果你没有亲自经历过,那你也只能停留在‘知道’,很快就会忘记。

    人知道很多道理,但往往都过不好一生,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发自内心地相信。历史最有趣的地方,就在于会不断重复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,足以证明真理链接的实用性,并不逊色于避难所、双子系统:它可以让年轻人在不需要经历的前提下,领悟那些需要摸爬滚打几十年才能悟透的社会道理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它真的可以让后来者不再重复前人的错误。

    现在格温记录的情报,已经刻满几面墙壁。

    伊古拉本来还有些忧虑,毕竟他们在死城里‘摘抄’的情报,是没有经过验证的,跟道听途说没有任何区别的‘传闻’。

    像这种没有亲眼见过的传闻,也能成为推导真理的燃料吗?

    当然可以。

    这些汇总到伊古拉手里的情报,缓缓为他展开了过往神代的画轴。前人留下的信息,并不是火猫神代是什么、青鸟神代怎么样这种定义型情报,而是我在某个废墟看见火猫神代遗传下来的壁画、灰狐神代的风俗习惯这些繁乱无章,但仔细辨认却能互相印证的世界观情报。

    来自不同时代不同人的史料、见闻,在伊古拉脑海里构筑出一个真实的过去。哪怕他从未见过一手资料,更没见过上面提到的遗迹,但资料之间严密的逻辑关系,已经足以让他的怀疑心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这便是真理链接的意义:它不会告诉你,真理本身一文不值,它需要的是你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“哪个**能开启神代,跟信徒数量无关,跟势力强弱无关。”

    废墟房屋里,伊古拉环视众人,说道:“最主要的影响因素,有且只有森罗湛主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“祂需要什么神灵,大地就会有什么**统一森罗。”

    格温脸色惨白,奇卡拉的兽人脸大家看不出细节,但眼里的失落却是肉眼可见;戴着面具的黑鸦似乎毫无影响,但在亚修搭他肩膀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身体一晃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反驳,因为资料都是他们整理到这间屋子里的。

    在一千多年前,火猫教派只是大地上一个不起眼的教派,但从某个时刻开始,与它作对的教派纷纷出现意外,甚至有信徒倒戈向火猫教派。在它锋芒毕露惹来周近围攻的时候,大教派‘方圆蝉’和‘追光’都主动跟它结盟,最终火猫教派称霸森罗北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森罗南方也有一个称霸周近的黄金律教派,它的崛起轨迹与火猫教派几乎一致,都是从默默无闻然后十年内突然称霸南方。它的理念是‘让术灵自动工作’,与火猫教派的‘让普通人也能驱动术灵’,虽不相同,但结果是一样的——让术灵生产效率最大化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例子不够,还有青鸟神代和灰狐神代的例子——因为有了神火系统,森罗国度不再需要战争来决出神代,而是通过类似选举的方式。本来青鸟**和灰狐**只是选举榜单末位,但与它们竞争的**无一例外都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哪怕民众更想选其他信仰,但神火选举居然出现**当场寂灭的现象,已经是毫不掩饰黑箱操作了。

    所以奇卡拉等人冲击才这么大:他们一直以为,虽然**会飞升神灵,但信仰哪个**,哪个教派能统一森罗,由信徒的意愿决定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跟森罗湛主公平交易,他们仍有选择信仰的自由。

    然而这里遗留的信息告诉他们——不是的,什么**会开启神代,跟森罗人一点关系都没有,只在于森罗湛主需要什么方向的神灵。

    亚修等人感触更深。

    无论是血月、福音还是森罗,神主都会从各方面来影响民众的思想。或许是为了更好地收割,譬如森罗;或许是方便统治,譬如血月;或许是进行社会实验,譬如福音。

    但无一例外,神主都将己心化为天心,而祂们确实有能力打造祂们所需要的世界。

    不能评价这到底是好或者不好,因为就算没有神主,也会有其他存在来挤占权力真空——权力没有主人,但权力永远都有主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森罗湛主这小屁崽子,想要什么**就直说,为什么还要我们竞争来竞争去?祂只要说出来,我们难道不会跪下吗?”奇卡拉很快就脱离世界观破灭的泥泞,骂骂咧咧道:“真应该拿藤条爆炒祂屁股。”

    哈维忽然笑了:“我们的处境,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伊古拉看了一眼黑鸦,语气里有种歹毒的快意:“如果直接说出来这个真相,难道有人会信吗?如果直接为你们指定信仰,难道你们不会反抗拒绝吗?这里可是唯心国度,你们的意愿能决定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真理链接让我们慢慢推导,才能让我们相信真相。森罗湛主让你们教派互相厮杀互相灭绝,也是为了提纯你们的信仰,让你们更好地辅助**飞升。”

    伊古拉的声音充满凌迟的残忍:“理想,从来都不在你们手中;一切,都只是徒劳。你们只能在空虚中燃烧自我,却不能照亮黑暗,唯有森罗湛主才有资格选择点燃哪根烛火。”

    伊古拉仿佛是对所有森罗人说,但谁都知道他在跟黑鸦对话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的人里,仍在坚守理想与信仰的,有且只有塔玛希。

    心灵术师是这么直白,是因为这些话语最为致命。

    黑鸦,你的教派灭绝;黑鸦,鸦杀尽**已经寂灭了;黑鸦,你连术师都不是,死后也只会化为一堆枯骨;黑鸦,没人会追随你的……这些言论塔玛希听到耳朵起茧,但他仍能走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相信人心所向,因为他相信会有人追随他的正义。

    所以他希望别人能记住他,希望其他人的术师手册能记载他,那么就算他堕入六重地狱,现实里也肯定会有人继承鸦杀尽的意志,开启正义的神代……

    虽然夜漫长,虽然路遥远,但他以前至少能发自内心相信,黑暗彼端存在希望的灯火。

    现在,没了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人心所向,有的只是利益苟且。

    只要森罗湛主不需要鸦杀尽,那么就永远没有鸦杀尽的神代,他再坚持也毫无意义;如果森罗湛主有一天需要正义,那么就会有其他**开启正义的神代,他再努力也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亚修看着黑鸦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黑鸦的声音忽然变得纤细而尖锐,但很快就恢复以往的失真:“我从来就没指望过我能开启神代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伊古拉看了黑鸦一眼,说道:“那我们回去吧,看看还有什么等待我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展开双翼飞走,亚修示意黑鸦骑上来,但下一秒他的腰直接弯下去——好重!

    “抱歉,”黑鸦说道:“我忘了,这就降低重量。”

    过了几秒,亚修只感觉到黑鸦在蹬腿,后背的重量一点都没下降。

    他心里已经明白什么,微微叹了口气,心想回去一定要打伊古拉一顿。

    他整理一下措辞,说道:“就算**神代是森罗湛主自己选的,但也不是没有鸦杀尽的希望,说不定森罗湛主突然有一天良心发现呢?而且追求理想,重点是过程,结果其实不重要的,反正你注定看不到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黑鸦说道:“无论有没有正义的神代,都与我没关系,与鸦杀尽没关系……我们付出牺牲的一切,都只是徒劳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徒劳,你们不是救了很多人,杀了很多坏人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无法实现理想,那不过是我们为了通过除恶来取悦自己的举动罢了,跟其他教派没有区别。”黑鸦说道:“我们不是疯子,我们可以从打击邪恶里获得快意,但折磨不是。然而为了‘鸦杀尽’,为了威慑恶鸦,为了壮大教派,为了通往理想,我们都不得不弄脏自己的手,哪怕忍着呕吐忍着恶心,也得让每一只恶鸦受尽痛苦而死……”

    黑鸦的身体微微颤抖:“伊古拉曾经指出来,莪们鸦杀尽里大多数人都有心理问题……我当然知道有心理问题!你将人的手骨磨成粉末,将人的肺叶从后背扒出来做成血鸦,往人头皮灌水银剥皮,怎么可能没心理问题?我们难道是肉长的吗?我们难道真的是怪物吗?”

    “但我们认为是值得的,只要能统一神代,只要杀尽恶鸦,那就再也不会有负责裁决的黑鸦……我们都愿意成为代价,然而,然而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修、阿诺伊、夜露……他们明明将所有希望都留给我,我却什么事都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亚修:“你可以重新组建鸦杀尽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的,你没试过怎么知道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!”黑鸦强硬打断道:“我不是术师,又不识字,怎么可能有人愿意追随我!?我是一个只会杀人的工具罢了!你难道会追随一把刀,一把斧头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将希望寄托给后来者……但就算有后来者,也没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伊古拉,看你造的孽。

    亚修心里明白,塔玛希的心理压力其实早就存在很久,或者说他心里没压力才怪。作为鸦杀尽的唯一余孽,他背负血海深仇行走世间,偏偏仇人既是自己过去的同伴,又是森罗最强势力的统治者,理想现在还彻底破灭……

    第二道真理链接揭露的真相,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罢了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现在,塔玛希迟早也会崩溃。

    哪怕是告死黑鸦,也需要枝头休息。

    亚修展开双翼,硬生生飞了起来。黑鸦微微一怔,抓紧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塔玛希,你知道我在怕你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偷听过我跟伊古拉的心理咨询吧?也该知道我的感情关系并不是那么……纯粹。”

    黑鸦说道:“我赞成哈维对你的评价。”

    “他完全是污蔑我,我又没媚娃血统,那番话用来评价伊古拉还差不多。”亚修骂骂咧咧,继续说道:“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怕你了吗?我害怕我要是乱搞男女关系,会被你当成恶鸦剥夺作案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这方面一般是看女方追不追究,如果女方不追究的话,我们一般不会管。”黑鸦说道:“如果女方追究,我们也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罚钱?”

    “不,将你捆起来送过去,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事,我们也不会管。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乱搞就不用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人总有产生作恶的念头。”亚修说道:“你知道伊古拉和哈维并不是什么好人吧?”

    黑鸦没有回答,默认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森罗这么乖,主要原因想必是被我高尚的品格熏陶了,”亚修臭不要脸地说道:“但这里面,肯定也因为你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残忍、暴虐、还能威胁圣域术师的正义化身,他们想干什么之前,心里肯定也会好好称量称量。”

    亚修说道:“或许没人会追随一把刀,但如果这把刀悬在头上,那谁都会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反驳那个枪术圣域,说‘别忘了你自己踩着的就是光辉之路’,但你自己却忘了——你现在走出的每一步,也是光辉之路。”

    “光辉之路可不是神主铺出来的,而是信徒们走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光是存在,就已经在威慑恶鸦了。”

    黑鸦微微一怔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亚修呼出一口气:“如果还不行,你就找伊古拉做一下心理咨询吧,我会先打他一顿,让他好好端正态度——明明是他惹毛你的,为什么得麻烦我安慰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找他。”黑鸦摇头:“只有你会信任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会盯紧你们。你们要是出现任何恶鸦的苗头,我都会提前阻止。”他说道:“我不会允许你们变成恶鸦的。”

    亚修眨眨眼睛,感觉好像搬石头砸脚了:“哎……对了,你还没能用出减重的武技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“

    “那你不快点?好重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还能飞吗?”黑鸦说道:“而且……我也稍微有点累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亚修他们最迟回到教堂废墟,伊古拉也没说啥。他们这次都顺利进入隐藏避难所,除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还是没资格?”奇卡拉站在蓝门前,震惊问道:“这就是传说中的种族歧视吗?”

    大家也很奇怪,奇卡拉明明知道了真相,为什么还进不去?

    亚修忽然联想起秘毒的性质,问道:“你是不是并没有发自内心地相信**开启神代由神主决定这个真相,心里仍有所怀疑?”

    想感染秘毒可不是知道就行,得发自内心地相信,这跟真理链接想达到的效果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像这种问题一般本人也无法确定,但奇卡拉非常迅速地点头:“没错,我还是有一点怀疑。“

    不等大家讨论怎么办,兽人就一巴掌将自己扇得转了几圈,然后晃晃脑袋:“好,我现在没有怀疑了。”

    当看见奇卡拉成功走进蓝门,众人都愣了一下——你的脑子里都是水吗?扇一下就能扇出一部分?

    伊古拉这时候却是想得更深一层。

    在破解第一道雾墙时,他就在想——如果隐藏避难所里有逃出时间牢狱的方法,那为什么没人能离开死城?

    可能性无非两种,有或者没有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发现,真理链接的考验不仅仅是推导出来真相,还必须接受并相信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还有第三种可能——

    或许有人推导出最后的真理链接,但是没有任何人能接受最深的真相。

    怀着这样的想法,伊古拉走进去发现,第三道雾墙就是最后了,他们能隐约看见雾墙后面存在一些设备。

    当看到第三道真理链接,所有人脑海里都冒出同一个问题:

    结局是什么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