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章节目录 第606章 真假相杀

章节目录 第606章 真假相杀

    “薇瑟,”亚修抱歉道:“你能不能暂时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,队长。”

    薇瑟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,推开门走到另一处房间。

    但她内心对今晚的事变,其实是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就是她旳原始计划。

    刚见面薇瑟就知道,剑姬和魔女是不可能老老实实共存的。

    之前是因为亚修身处险境,为了不给亚修增加负担,她们才像是中了恋人未满的词缀,跟亚修关系更进一步却不起争吵。

    如果大家都是纯理性人,这种情况或许能一直维持下去,毕竟除了感情外,大家还有‘术师’、‘未来’、‘力量’等更能实现人生意义的追求,虚境队伍就是他们最坚定的利益链条。

    最好的情况,莫过于剑姬和魔女跟亚修保持暧昧,队伍气氛斗而不破;亚修不知廉耻地享受这份苦恼与甜蜜,逐渐成为队伍里的王。

    然而,剑姬和魔女并不是纯理性人。

    更重要是,亚修也做不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在离开夜降的时候,薇瑟就预料到今晚的事变,只是没想到来得比想象中更快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亚修和剑姬魔女能忍一个月左右,没想到五天就要进入最后阶段了。

    哪怕不能观看现场,薇瑟也知道即将会爆发怎样的冲突与对立。毕竟,这就是她最开始计划过无数遍的陷阱,也是她撕裂队伍的最重要一步。

    无论结果如何,都必然能毁掉这个队伍,让亚修失去虚境队伍这个最重要的羁绊支撑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她挨着门坐下来,嘴唇轻轻咬着指背。

    明明就能更进一步折磨亚修,但不知为何,她有些不安,也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亚修坐在角落里,左边是索妮娅,右边是笛雅。

    哪怕是闹腾的笛雅,现在也乖乖坐着。她只是涉世未深并不是蠢,就算蠢了也还有白皇后、黑执事补救,因此在亚修一脸平静说要谈话的时候,她就知道不妙了,紧张得头发都出现杂色。

    如果说整个队伍里谁最想维持目前的气氛,那毫无疑问就是笛雅。因为这样她就可以继续肆无忌惮找亚修撒娇,更重要是她知道亚修对她的感情并没有剑姬的深,也就是说摊牌二选一的话,她多半是会被舍弃的那一方。

    于是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亚修,眼眶泛起一阵水雾,手指轻轻触碰亚修的指尖,试图进行最后的努力。

    索妮娅倒是很平静,但并非是胜算在握的傲慢,更像是做好觉悟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记得安楠吗?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,亚修忽然提起一个不在这里的人。

    笛雅迟疑了一下,索妮娅说道:“在福音国度支配你的女人?”

    亚修点点头,说道:“虽然说我们最开始的相遇相当于奴隶遇到奴隶主,但是在后面的冒险里,随着互相了解加深,我们关系逐渐变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准备刺杀福音公主之前,我们待在纳比斯汀地底都市里搜索情报。有一晚,在我们聊起未来的时候,她说想模仿福音榜单,为我画一幅画。”

    亚修简述那一晚发生的事:“……因为契约的缘故,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,只能迎合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做了?”索妮娅冷静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亚修摇摇头:“因为被人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笛雅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然而亚修又说道:“但如果不是被强行穿越到森罗废土,或许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说道:“前几天我和银灯进行最终试炼,触犯了里面的特殊机制,被流金河淹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因为血种几乎将我化为她的食物,面对她我丧失了绝大多数反抗能力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亚修只是简述流金河发生的事,但并没有漏掉重要细节,也没漏掉那个带血的吻,笛雅听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索妮娅静静听完,问道:“然后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些。”亚修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但程度上比不上这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件事其实没什么关系,”索妮娅敛下眼睑,“你都是迫不得已,都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!”笛雅连连点头:“讲道理,不都是那两个坏女人的错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讲道理,我都没错。”亚修也跟着点头,看着她们:

    “但你们为什么要讲道理呢?”

    索妮娅凝视着他,右手轻轻压着剑柄。

    笛雅也收敛笑容,抿紧嘴唇,发色越来越繁杂。

    亚修嘴角一点点上翘,眼里的光却慢慢暗下去,轻声笑道:“我并不认识爱讲道理的剑姬和魔女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如果说那是身体被操控后的迫于无奈,但我现在可是能自由活动。”亚修抓住她们的手,手指一点一点地挤进指缝,直至十指紧扣:“我早在那一晚就应该要尽快回应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不是像这样,拖到现在都给不出答案。”

    笛雅抓住亚修的手放在心口,眼里的水雾都快要凝聚成流。“没关系,”她说道:“不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愿意包容你,我都不会生气,就像……哪怕你不选我,我也绝不会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生气。”

    红发剑姬牵着他的手,一起放在剑柄上,仿佛是想借他的手压制拔剑的**:“特别是看见你现在还愿意牵着魔女,我已经在脑海里将你们杀了千百遍了。我本来以为莪能为了你忍受这一幕,结果发现还是忍不了。”

    笛雅立刻说道:“剑姬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虽然笛雅说得很诚恳很不安,仿佛这句话已经藏在她心底里许久,但她依然没有放开亚修的手,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我为了你放弃了什么。”索妮娅一边说,按着剑柄的手一边在颤抖:“你知不知道,我这几晚看见魔女跟你亲昵,我心里想着什么。你知不知道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亚修还笑得出来:“所以我知道不能拖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想,有没有办法不伤害你们两个。但银灯让我忽然意识到,我伤害的或许不止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安楠要回去,到时候,我要用什么面对她?以温暖,以欢悦?到时候,我要用什么面对你们?以不安,以愧疚?”

    “我这几天都很不安,就是因为心里有强烈的愧疚感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还特意找心灵术师进行一次心理辅导,我以为自己已经藏得很好了,却还是被他看出什么,不然他今天不会突然提出变更日程。”亚修叹了口气:“我的问题其实很单纯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失去得太多,所以一旦有人愿意真心爱我,我都会狂热地回报她。因为我没有归宿,所以一旦有人愿意成为我的归宿,我都会抓住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一旦失去你们,我就会再次变得一无所有。”亚修低落说道:“我没法主动伤害愿意爱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亚修此刻暴露出来的虚弱,让索妮娅和笛雅都微微失神。在笛雅眼里的亚修,一直都是那个懒惰乐天的亲人,是带她冲出皇宫的骑士;而索妮娅眼里的观者,更是将生死置之度外,越狱,死战,经历险境也不皱眉头的强者。

    失神之余,她们心里不禁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:如果他没有任何归宿变得一无所有,那他会变成什么样?

    索妮娅问道:“你不敢伤害我们,所以是希望我们伤害你吗?”

    笛雅即答: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会。”

    索妮娅轻声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最近心里很害怕。我害怕看见你跟魔女亲密接触,我害怕我付出的得不到回报,我害怕……我会恨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就是那种得不到就会怨天尤人的类型。”她说道:“我知道我现在的一切成就都脱不开你的帮助,也非常庆幸能遇见你。但当我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越来越多机会,当我记住我为你放弃过什么的时候,我害怕我会产生这样的念头——要是我只当你是队友,会不会更好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亚修笑道:“明明那些事与我无关……但你就是不讲道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这么不讲道理。”索妮娅看着他:“哪怕你已经给了我100%,但如果我给你110%,你还要回馈我1000%才能算数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这1000%,必须是你的全部,你就算有多余的,也不能给别人。魔女不行,安楠不行,你往后认识的所有人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红发剑姬眼里泛起水雾,紧紧握住亚修的手,心里满是酸涩:“但你没法保证吧?”

    亚修没有说话,只是同样握紧她的手,脸上流露出准备好的神态。

    索妮娅抿紧嘴唇,脑袋微微后仰,然后说道:“你为什么不装作迟钝点,装作没察觉我和魔女的感觉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然后拖到我们成为传奇,拖到我们都泥足深陷无法自拔,拖到我们都成为你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能……骗我们一辈子呢?”

    亚修眨眨眼睛,露出一副‘原来还有这种操作’的讶异表情。

    但他旋即笑道:“但我没法装作看不见你们难过。”

    村姑的眼泪夺眶而出,但她深吸一口气,脸上流露出决然的神色,然后——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在极遥远的彼端,命运齿轮再一次转动。

    房间开始溶化,气味开始扭曲,光线开始跳舞,万物开始重组。

    真假相杀:红宝石山的山顶投来一束目光,试图粉碎四柱神的触觉。所有外来者位置打乱,随机刷出与外来者完全相同的术师投影,且术师投影会有意识地进行伪装。外来者一旦死亡就会受到严重灵魂伤害,必须击杀超过10个术师投影且坚持30分钟才能离开此泡影。

    亚修立刻站起来,然而房间里已经不见其他人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房门忽然被推开,亚修转过头,看见‘剑姬’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展示我给你装备的藏品!”亚修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‘剑姬’伸出手,显示出一双水晶鞋的投影:“金色藏品·寒冰水晶鞋,每次跺脚可以制造一片冰霜,在冰霜里停留超过三秒就会遭到结冰打击。”

    是真的?还是这个诅咒词缀连藏品都能复制?

    亚修心里转过许多念头,偷偷打开虚境地图,却发现地图每一秒都在变化。诅咒词缀的影响未必是针对虚境地图,可能是为了对抗类预言奇迹的综合防御。

    亚修说道:“好,轮到你验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‘剑姬’拔剑,“不管你是真的也好,假的也罢,既然刚好出现这种让我们彼此厮杀的诅咒词缀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我杀了你泄愤吧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ps:投月票为剑姬加buff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