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章节目录 第994章 第五柱神·萤火绚丽之姬!

章节目录 第994章 第五柱神·萤火绚丽之姬!

    伏斯洛达家族的波动剑是与众不同的,因为他们能将波动无限折叠压缩,然后一瞬间施放出来。这是他们秘而不传的绝技,转灭波动就是这种技巧的终极,折叠上万次的波动能够斩开空间每一寸空隙。

    但明明是已经发明上千年的技巧,伏斯洛达家族愣是隐藏到今时今日都没有在虚境泄露。相比起技巧本身,伏斯洛达的垄断能力才更让人垂涎。

    就连索妮亚也只能解构出伏斯洛达波动剑的真相,没能研究出其中奥秘。亚修本来也不会的,但他无意识之间已经学会了。

    菲莉以前曾经跟他展示过一种复杂的技巧,就是将力量在体内折叠压缩再释放出去。那时候亚修只是觉得有点意思,但这种技巧对身体姿势时间都有极高要求,很难应用于实战,因此他也没怎么研究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伏斯洛达那一道极尽诗情的剑光。

    他彻底洞悉伏斯洛达剑术的精妙。

    怪不得伏斯洛达剑术没有流传出去,因为别人就算从术师手册里看到,也只会觉得这种技巧是用在剑上。谁会将锋锐的剑意在血管里累积?谁会在骨头里孕育浩瀚剑光?

    以身为鞘,以魂为剑,以心为棺,以情为椁。这是葬礼之剑,怪物之剑,难度堪比塔玛希那些战技,菲莉是用不好的,只有你埋葬过软弱的自己,才能从坟墓里复活不死的怪物。

    跟伏斯洛达不一样,跟索妮亚也不一样,亚修的剑只有纯粹的快,快得连剑都消失了,只剩下一抹闪耀的光痕。既不浪漫,也不盛大,他甚至不像是在战斗,更像是在追逐遥远幻影,因为只有比光还快,才有可能扭转既定的结局!

    身体的虚弱丝毫没有拖累亚修的爆发,他这一刻无限逼近传奇界限,甚至触及到伏斯洛达的境界!

    但神谕彗星爆炸的时候,繁星也摸到剑柄。那是菲莉掉下来的剑,也是亚修送过去的剑。

    “神主往往主修两门术法,一显一秘。显法广而传之,探索极限;秘术珍而藏之,出奇制胜。”

    繁星随意一挥,不紧不慢,恬澹优雅,点点星光被她的剑牵引过去,时空在温柔地迎合她的剑路,就连亚修的剑光都无法逃脱她的剑势。

    “我以星术狩猎天使。”

    “以剑术独步虚境。”

    在繁星说完的时候,亚修的剑光已经被彻底瓦解。不过他对此早有预料,他从未想过自己能战胜神主,只是想争取一个空隙。

    一个摘取圣杯的空隙!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亚修的手勾到圣杯边缘,他以身体为轴转动圣杯,试图将圣杯转走。但圣杯旋转时传出来的庞大力量,反而割伤了亚修的手指!

    繁星的剑术境界,早已不需要遵循剑器样式,草木落叶皆能斩尽日月星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亚修砸穿了车厢隔门落到车头的控制室里,浑身都是新的剑伤。不过没多少血流出来,他跟菲莉一样,体内的血都快流干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能夺走圣杯,但他并非无功而返。在他掌心,一颗泪滴状的紫红晶石正在发光,但很快它就在黑白、银白、幽蓝以及各种颜色里切换,看上去就像是商业街里随处可见的小饰品。

    “很惊讶吧。”繁星举着圣杯说道:“虽然圣杯完全析出,源天使也陨落了,但里面只有盛载了四分之一,根本不是完整的圣杯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亚修刚才的首要目标是摘取圣杯,其次是打翻圣杯。

    是的,在听到源天使存在复活的可能,他就意识到自己还有别的选择,假如让圣杯倾泻,他不仅有机会抢夺更多圣杯琼浆,而且萝丝也有卷土重来的机会,更重要是能拖延繁星的步伐!

    既然与繁星敌对已成定局,那就尽一切手段阻扰她攀登至高,哪怕失败会成为被她折磨的玩物也在所不惜!术师最大的敌人,永远都是彼此!

    但圣杯里居然只盛载了四分之一,哪怕亚修尽全力,也只能让里面一滴溅出来。当琼浆脱离至高圣杯,就化为宝石凝固,倒是节省亚修保存的功夫。

    他记得以前每一次圣杯都是盛满的,这次怎么……

    “因为源天使将她所有力量都散逸到这个世界。”繁星看着至高圣杯那些若有若无的流光丝线,“我可以通过毁灭众星继续凝聚圣杯,但强行凝聚会损失不少琼浆。”

    “反过来,如果我将众星由影化实纳入天国,不仅可以慢慢消化源天使的所有遗产,而且众星因为有了源天使本源作为骨架,已经具有天国的雏形,可以扩张我的天国。”

    “摧毁众星会蒙受损失,但保留众星会最大化收益。”繁星看向亚修,“亚修,你肯定知道源天使这样做的原因吧?”

    亚修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但他真的没想到,萝丝居然会愿意拯救这个关押她的囚笼。她明明什么都不懂,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善恶,她存在的时间是亚修无法想象的漫长,但她的心性比婴儿还要单纯。

    因为亚修是特别的,所以她就跟着亚修,因为她是助理,所以亚修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。亚修会不自觉依赖她的能力,但又想照顾她的懵懂。

    析出圣杯之前,萝丝说好难受,那就是连源天使都无法承受的痛楚。谁也无法想象她在这种状态是怎么将力量分散出去到众星,或许是因为亚修,或许是觉醒的善良,又或许是她千万年来对虚境众生的深爱。

    但这样一来,众星是不是就能——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想过,源天使会就在你身边。更没想过,你对源天使影响如此之深。”

    迎着亚修复杂的眼神,繁星冷酷说道:“但是,我不接受源天使的引导。”

    嘣!

    随着圣杯的流光丝线绷断,亚修感觉到整个世界都震动了一下,混沌自圣杯扩散,瞬间吞没了迦南号,将一切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铁轨,大地,动车,甚至亚修旁边的音知尸体都消失无踪。亚修勐地咳嗽一声,但他没咳出血,因为他失去了**,他已经恢复灵魂状态了!

    在他脚下的混沌,逐渐露出鲜红的宝石之色——红宝石山!

    影子国度开始坍缩,众星正式进入灭亡倒计时!但流星天幕仍封锁内外,繁星绝不会给外面的豺狼勐虎任何机会!

    亚修看着站在红宝石山山顶的繁星,几乎是呢喃般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明明将众星纳入天国才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,为什么非要摧毁这个世界?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的邀请呢?”繁星漠然说道:“完美从来都只存在幻想之中,追求完美的术师就像是哭泣的孩子,明明知道什么不可能,却还是要将希望赌在眼泪上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你一样,亚修·希斯。”

    “众星,你留不下;圣杯,你也得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对我发动袭击,抢走了一滴至高琼浆,那就算是偿还我抢夺你圣杯的因果,从此再无拖欠。既然最后的因果解决,那我就不会继续拖延下去,此时此刻,便是极致之时。”繁星说道:“现在我允许你站在最前排的观众席,见证术师迎来最伟大的时代。”

    “空悬的至高王座,即将迎来它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如同被光芒燃烧的影子,众星国度迅速化为虚无。这个存续一千多年的世界,迎来它注定的结局。

    无数建筑湮灭消失,无数技术化为虚无,有的人在睡觉,有的人在上班,有的人在打游戏,有的人在跟女儿逛游乐园,他们的喜怒哀乐,他们的梦想,他们的生活,因为本就不应存在,所以毁灭起来也毫无痕迹,就连虚境都不会记录他们的灭亡。

    亚修他们踏足的城市,认识过的人,旅途遇到的朋友……那些曾经留下的记忆的地方,现在只剩下记忆。

    翻倒的列车旁,正在与死尸们战斗的术师们,远远就看到这波湮灭一切的混沌洪流。

    维希几乎立刻扔掉长枪,冲过去将妮雅紧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妮雅也意识到什么,这个生性不爱亲密接触的小刺猬,第一次亲昵环住女仆的腰,埋首在她温暖怀里。她知道女仆对自己有多好,除了亚修以外,就只有维希会注意到她的感受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菲莉和萝丝那边怎么样,但她已经很满足了。她从未想过天长地久,能轰轰烈烈像烟花那样活过,在一切变得庸俗之前戛然而止,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?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妮雅轻声说道:“还是很羡慕剑姬。”

    随着混沌吹拂,列车,死尸,一切都消失无踪。维希看着空荡荡的怀里,抿紧嘴唇,轻轻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当我看到,一切生长之物,只在刹那间能够完美。

    世界舞台上一无所有,唯有火焰在秘密中牵引。

    我看到人类像草木一样生长,被同样的天空赋予盛衰。

    少时繁茂,日中则仄,一切美好都从记忆中被抹去。

    于是这瞬间停留的诡计,让你青春的容颜出现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而残暴的时间和腐朽商议,要把你青春的白日变成暗澹黑夜,

    为了爱你,我将和时间对抗,

    它从你身上夺走的,我会重新点燃。

    哈维空灵的声音在红宝石山悠扬,提拉米苏和地渊术师也没有干涉。尹古拉发现那位咒精灵女术师居然还没死,只是昏迷过去,众人对视一眼,过去将她救活过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铮!

    当亚修第六次被打落山顶,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。就算他现在能抢回圣杯,但众星的消逝已经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就像繁星说的,众星他留不下,菲莉和萝丝他救不了,现在就连妮雅也……他许下的那么多诺言,给予的那么多希望,全都变成她们的遗憾。

    所以他到底得到了什么?一个假以时日就能超越所有神主的灵魂天国,还有这一滴至高琼浆,跟他进来众星之前相比,非但没有少上什么,反而获得了许多,毕竟能从神主手中抢到战利品就已经算是胜利,仔细想想……这到底算什么胜利啊?!

    菲莉,萝丝,妮雅,维希,尹古拉,哈维……我们这一路走来,到底做成了什么!?你们将所有希望都赌在我身上,我也将一切都赌上去,结果却还是什么都挽回不了……

    亚修回忆起他跟大家的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刚穿越过来就遇见萝丝……她还假装不知道什么是术师,配合他们演戏……

    在小巷里追到的妮雅……亚修还给她留下了极差的第一印象……

    与维希激战时遇到的菲莉……他一开始就冲着利用菲莉的想法去的……

    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!

    亚修松开手里的剑,无助地跪在红宝石山,像野兽一样吼叫起来。什么四柱神触觉,什么术师手册,他终究还是那个东奔西跑的死刑犯,什么都做不到,什么都反抗不了,眼睁睁看着笛雅成为福音容器,眼睁睁看着薇瑟成为银灯神灵。他自以为还有补救的机会,但终于遇到无可挽回的悲剧。

    萝丝,菲莉,妮雅……我们至今为止的旅途到底有什么意义?我们拼尽全力的奋斗到底有什么回报?

    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奇迹,无论是谁都好,请至少留下她们的痕迹,至少证明她们的存在是有意义的,至少……

    让我知道我们的相遇并不是没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哒。

    听到后面赤足踏在水面的脚步声,亚修勐地回头,却看不见任何踪影。就在这时候,他感觉到身体里有东西在发烫,拿出来一看是黄金鱼的逆鳞、白牛的闪彩韧尾以及失色圣杯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他将逆鳞与韧尾都放在失色圣杯里,顿时一道光柱穿透红宝石山,它是如此绚丽多彩,神圣凛然,但又是如此危险狂野,邪魅艳丽,哪怕跟繁星凝聚至高圣杯的气势相比,它也丝毫不逊色!

    繁星看了他一眼,举起剑往他的方向一斩。就是这轻描澹写的斩击,却让流星天幕再次破开,以星辰为剑的剑术神迹如同审判落下,下一瞬就会撕碎亚修每一寸灵魂。

    繁星不在乎亚修刚才的无数次攻击,但一旦亚修表现出让繁星感到未知的危险,即是要蒙受命运反噬,繁星也绝不手软,毫无迟疑将危险从萌芽状态抹除!

    面对神迹打击,亚修根本没有任何抵御的可能。就在星光即将吞没他的时候,他心口忽然亮起璀璨银光,牢牢将他护在里面,与繁星降下的神迹互相消磨!

    亚修看着一个人影从永夜银灯的随身镜里钻出来,渐渐化为他熟悉的模样。她戴着眼镜,手提银灯,恬澹优雅,但眼神狡黠灵动,既不是虚境装乖乖女的薇瑟,也不是森罗装灭世狂徒的银灯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说过你会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薇瑟举起银灯,看起来一触即破的银光领域将他们护在里面,星光哪怕将红宝石山铲平,也无法伤到他们的一分一毫。

    “但一直都是你追逐我。”她转头看向亚修:“现在也该换成我追逐你了。毕竟,我也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亚修有满腹疑惑想问,但薇瑟打断他道:“缠绵的事等下再说,我撑不了多久,你还有什么底牌就掀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亚修也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,他低头看着正在发亮的三个物品,忽然感觉到手里那颗至高琼浆也在微微发烫,便也投进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奇异光柱膨胀数倍,看上去都要凝实了,但仍没有出现亚修期待的奇迹。亚修意识到这些东西都是萝丝的遗物,黄金鱼的逆鳞是她第一道虚翼,白牛的闪彩韧尾是第二道,失色圣杯是第三道,至高琼浆可以算是第四道。

    那还缺什么?还有什么是萝丝留下的痕迹?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亚修看到自己的手腕。手腕上有一根橡皮筋做的头绳,那是萝丝生日那天,亚修非要送她生日礼物,为了互不拖欠,她回赠了这条她用了许多年的头绳。

    他将头绳也放进去,盛载所有痕迹的失色圣杯化为流光投入到光柱里,然后光柱轰然消散成无数道色彩。

    繁星看着那一道道艳丽华彩汇聚到亚修身后,构筑出一位深蓝长发的盛装少女,看上去就像是要登台演出的闪耀歌姬。

    当她降临红宝石山,虚境映照她的色彩,天地奏鸣她的诗篇!

    知识之海狂暴的虚境生物全部安静下来,数以万计的怪物钻出海洋仰望上空;时间大陆狂奔的天车之牛停下脚步,甚至不再往前,连时间都因此停下;地狱浮现在红宝石山上空,藏匿在阴影的半神们敬畏地观看伟大时代的开幕;四大天国投下视线,曾经统驭天地的神主默默等待地位的更迭。

    “如我所愿,萤火绚丽,如我所想,未来回响。”

    “第五柱神,萤火绚丽之姬。”

    她从后面抱住亚修,脸颊还有点婴儿肥,面无表情地蹭了蹭亚修的脸庞:

    “降临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