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术师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第1034章 不讲道理又双标

术师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第1034章 不讲道理又双标

    秘密是令人着迷的漩涡。

    每一位干员在认识亚修的时候,都无一例外认为他是神秘莫测的坏男人。

    毕竟亚修拥有诡秘莫测的底牌,疑似古老先魂的复生,还跟四柱神有剪不断理还乱的亲密关系,这简直就是……幽魂先知的豪华典藏版啊!

    在被拉入队伍的初期,剑姬魔女银灯都有一种走上歧途的期待感,她们总觉得自己是加入了一个隐藏在世俗之下的邪恶组织,观者带着她们一起变强只是前期投资,为未来颠覆世界做准备。当她们暴露在世人眼前的时候,就会吹响战争的号角,她们将会夺取国度的政权,毁灭世界的支柱,与军队厮杀,与神主交锋,染指至高无上的力量……

    仔细想想,邪恶组织该干的大事,她们好像已经全都干过了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关系拉近,她们对亚修也彻底袪魅。她们无比清楚地意识到,亚修这家伙……确实是邪恶的坏男人!

    他邪恶就邪恶在,招募她们进队伍并不是为了力量,而是为了……她们!

    虽然亚修现在肯定敢打包票说自己最初没有任何不纯的想法,而且非要较真的话,除了剑姬确实是在虚境跟他变得亲密以外,魔女与银灯其实都是出于现实的原因才跟他提升羁绊,至于维希现在甚至连4级羁绊都没有,晋升半神的时候差点就拖后腿了。因此除了剑姬以外,没人可以控诉亚修跟女术师组队是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亚修可能也觉得很冤枉,他又不是分不清轻重的傻子,一个彼此信任共同进步的亲友队,跟一个勾心斗角每天就想着怎么将别人踢出去的奶茶队,他当然更倾向于前者。

    直至到他发现自己喜欢剑姬的时候,也还在幻想自己能跟剑姬在现实里偷偷摸摸谈恋爱,在虚境里则是要维持正常的战友关系,以免影响队伍里的气氛。

    但这个世界没人会陪你停下脚步,你对现状心满意足,别人可都想着进步呢。别的不说,你让维希甘心当被锁链捆住的囚徒,她肯甘心就有鬼了。

    虽然亚修的坏男人属性逐渐变成归宿是垃圾回收站的坏男人,但他神秘莫测这个标签,却始终没在干员们心里摘下过。

    先不提他总是能闯进各类传奇级大事件,也不提他能掏出各种各样奇特的资源,更不提他在半神晋升仪式与四名干员共享虚翼,但光是他能跟干员们组队登录虚境(还是强制性的)这一点,就代表他藏有难以想象的庞大秘密。

    以前见识浅薄的时候,索妮亚以为这是传奇术师才有可能施展的奇迹。但现在她已经是半神位阶,对亚修的手段仍然是雾里看花,就像同一件事外行人只觉得好厉害,内行人才会发现有多离谱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一样,包括维希。

    相比起红宝石锁链这种有迹可循的‘支配灵魂’,亚修远距离将她强制召唤到虚境这种行为,其实更能颠覆幽魂先知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你抢到灵魂天国,可以,毕竟有银灯帮忙;

    你抢到至高圣杯,可以,毕竟有萤火绚丽之姬帮忙;

    你能让银灯与萤火绚丽之姬帮你,可以,毕竟你曾经拿命去拼了;

    但凭什么你能跟人组队啊!

    全世界的术师都是单人游戏,就你能带着女术师进行多人游戏!?就算你是虚境失散多年的私生子,也不能这么过分啊!

    现在她们隐隐意识到,亚修即将要向她们坦白自己最珍贵的秘密。

    几乎不约而同的,剑姬,魔女,银灯,维希都朝着菲利克斯与黛达萝丝靠近一步,隐隐形成对她们两人的包围圈。银灯与维希就不说了,剑姬魔女虽然有些犹豫,该狠下心来的时候她们不会有丝毫迟疑。

    菲利克斯表情变得煞白,黛达萝丝仍然平静如湖。

    然而亚修摆摆手,在旁边木桌旁坐下。干员们有些困惑,但也纷纷坐下来,菲利克斯与黛达萝丝自然也得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见到了……未来的我?”

    索妮亚撑着下巴,好奇问道:“多少年之后的?还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有看见未来的我吗?”笛雅握紧小粉拳,几乎要在桌子上站起来:“我未来会变得成熟性感吗!?”

    你们关注的地方是不是有些问题……亚修问道:“你们现在不觉得我在发疯吗?”

    众人对视一眼,索妮亚在桌下踩了踩亚修的脚尖:“你昨晚跟维希做了什么,我们全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亚修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:“福音神灵?”

    别说帐篷,就算亚修布下奇迹结界,也不可能阻挡福音权能的渗透。虽然魔女没有凝聚第五虚翼,也没有驱动神灵的源力,不过她本来也是利用纳比斯汀的传奇术师电池来驱动神灵,现在她不再受到福音神灵的威胁,还能将福音神灵供养在术法神殿,只要魔女愿意,整个世界对她来说都是透明的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宁愿相信才认识不到半年的女人,也不愿意相信我们会信任你。”伸爪爪剑圣对着他的脚尖勐踩,噘嘴道:“我们只是抱有怀疑,又不是真的不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笛雅心想索妮亚认识亚修好像也不到一年,而且还只局限在虚境,在减掉他被关进众星国度与维希日夜共度的半年,索妮亚与维希的游玩时长到底哪个更胜一筹还真不好说。不过她当然不会指出这一点,毕竟她的游玩时间比剑姬还短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对自己的记忆也抱有怀疑,所以才拜托维希检查。不想让你们知道只是不希望你们担心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更相信维希!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在乎维希担不担心我!”亚修有些无奈:“如果是你对了我错了呢?难道我要拉着你也一起错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?!”

    索妮亚双拳重重砸在木桌上,咬紧下唇,直勾勾盯着亚修:“一起错就一起错了,难道我是正确的伙伴吗?而且万一是你对了,我错了,那我怎么办?你要我跟你认错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这么想——”

    “但你就是这么做!只要我们站在对立面,就肯定有对错!”索妮亚狠狠踹了亚修一脚:“我可以向教授认错,向母亲认错,向所有人认错,但你别指望我跟你认错!一次都不行!我才不愿意低你一头!”

    亚修苦着脸:“为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其他人,”索妮亚低下头,手指在木桌上画圈:“不会陪我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亚修一怔,感觉到刚刚小腿被踹痛的地方,正在被羊皮靴轻轻磨蹭。

    “一旦出现分歧,我可以怀疑你,但你不可以不相信我。”索妮亚似乎刚起床没怎么整理发型,刘海垂在眼睛前,将她刁蛮的眼神切割成一截截扭捏的视线,“撒娇也好哀求也好打起来也好,总之你要想尽办法让我跟你站在同一边。”

    真是不讲道理又双标的女人。

    既不能付出绝对的信任,看见别人相信我又不爽,还要我想方设法死皮赖脸先取得她的认可。出现分歧必须得大家一起对一起错,绝不允许发生我撇开她恶意正确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亚修就是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亚修笑道:“就算非得战斗和哀求,我以后也一定会说服你站到我这边。”

    撒娇呢?

    索妮亚抬起眼睛,看见亚修嘴角微微上翘。

    他知道索妮亚想听什么,但他就是不说。

    剑姬轻咬下唇,有点生气但也有点好笑,羊皮靴跟亚修的钢底靴轻轻磨蹭,在桌底下进行着无人知晓的嬉戏。

    “其实主人做得对,”维希手捂住胸口,优雅说道:“因为我从来没担心过,我一直都无条件相信主人的决断——”

    薇瑟嘴角扯动:“在浴池里是谁有条有理分析出亚修有病?”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,女仆你检查记忆的方式是不是有些问题?”笛雅幽幽说道:“哪怕需要肢体接触,但牵手跟亲吻好像也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吧?”

    “好了,回到正题。”

    亚修轻轻一拍手,表情严肃起来:“我见到的人,只有来自未来的死狂剑姬。但从未来返回现在的人,不仅仅只有她。”

    “终末观者,死狂剑姬,黑白魔女,银灯镜主,幽魂先知。假设她没说谎,这群来自未来的时空漫步者,就是我们五人的未来身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源于他们的安排,我们五人才会被联系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让我们更好地组队,他们甚至亲自引导过我们,避免我们因为现实的事情而妨碍虚境的探索。“

    亚修看了一眼队友们:“你们或许也见过我的未来身。”

    索妮亚与笛雅一怔,尘封的记忆渐渐浮起水面。

    “那个督促我练剑的幻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逃离高塔时,曾经跟我对话过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第一次进入虚境之前,我就已经在碎湖监狱里见过剑姬的幻影,是她教会我最基础的术师知识。”亚修说道:“在来到福音的第一晚,魔女的幻影也来探访过我。她们的出现,都是来引导我更好地跟你们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薇瑟与维希的幻影没有出现过,维希自不用说,她加入队伍的方式跟你们都不一样。”亚修看向薇瑟,“你有见过我的幻影吗?”

    薇瑟思索许久,摇了摇头:“我没见过你的幻影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能见过未来的我。”

    “幻镜龙允许我召唤出不同世界线的分身,然后我通过记忆共享等手段与她们分享术法境界,我的术法派系也是依靠这种手段才能博采众长。在正式加入你们队伍之前,我遇见一个自称世界线与我相似的分身,她提醒我将会被拉入一个术师队伍,队长名为亚修·希斯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这么快就融入队伍。”笛雅恍然:“但你那时候不是跟亚修还是敌对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从一开始就打算刺探情报,看能不能布置陷阱抓住这群阴魂不散的追踪者。”薇瑟摊摊手,翘起腿笑道:“没想到反倒是自己陷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只有我没见过了。”维希磨牙道:“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条红宝石锁链……恐怕就是未来的我给我准备的‘礼物’!”

    其实维希早就怀疑过这种可能,毕竟作为灵魂半神,她就算反抗不了神主级别的支配奇迹,至少也能摸清楚施法痕迹,但红宝石锁链却连痕迹都没有,仿佛维希天生就该戴着这条锁链成为亚修的囚徒。

    神主断然无法做到这种程度,只有她自己可以!

    淦,你自己给自己打了一条狗链子,自己不戴,用来坑过去的我!?

    薇瑟忽然问道:“你们见到的观者幻影,跟亚修性格差别大吗?”

    索妮亚与笛雅对视一眼,纷纷摇头:“没有多大区别。”

    亚修有些奇怪:“但我记得我以前见过的剑姬幻影与魔女幻影,其实跟你们有一定的差异。只是那时候我没想到这种可能,所以没有深究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亚修见到的幻影可能是真实性格,但你们见到的观者幻影必然是角色扮演。”维希分析道:“假如他们真的是重生归来,至少也是数年乃至数十年后,而你们还年轻,性格远没到定型的时候,不可能数十年仍然初心不改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如果我没猜错,策划这次多人重生的主谋,应该就是未来的亚修。只有这种情况,才能解释未来的我为什么会为亚修准备一条支配我的锁链。”

    虽然气得烧穿肚皮,但维希不得不承认,假如她重生回过去利用以前的自己,她肯定也会打造一条能支配自己的锁链。

    没有人比她更明白自己有多桀骜不驯与不择手段,任何道理、利诱、威逼都没有意义,只有一条绝对的狗链才能确保自己会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就算未来的维希出现在维希面前,维希绝对不会听她任何屁话,先想办法拘束对方的灵魂慢慢搜查记忆。因为连她自己都清楚,她才不会帮助别人——哪怕是过去的自己——她重生的唯一可能,就是夺取过去的身躯,再次挑战术法至高的道途!

    “如果未来的你们重生了。”一直沉默的菲利克斯忽然插嘴:“为什么他们没有直接取代你们?就像幽魂先知那样。”

    没错,大家之所以能这么快接受‘未来的自己重生’这个情况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维希——她是真的重生者!假如算上复活,她已经活出第三世了!

    维希心里有些猜测,跟亚修对视一眼,亚修微微点头:“我们每个人都是流金河里的一滴河水,我们的流向就是所谓的命运,但我们的流向是不确定的,因为未来还没发生,就算是预言神迹,也只能猜测我们可能的轨迹。”

    “但重生者不一样,重生者是带着自己的轨迹回到过去。也就是说在时间与命运眼里,重生者的流向早已确定,假如编织众生未来是一场考试,那术师重生过去,就等于给命运带来一份‘参考答桉’。”

    “一位术师的重生并不仅仅代表她自己,还包括她曾经接触过的千万人。甚至可以说,如果有术师从100年后返回现在,那通过她的经历,命运能直接编织出未来100年里所有人的流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重生者不按照原定的流向行动,命运就会让她求不得、放不下、爱别离、怨憎会,只为了令她变回‘参考答桉’。”

    “命运也是会偷懒的,既然提前100年完成工作,那就不会允许你破坏这份正确答桉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这一点。”亚修看了一眼维希:“幽魂先知你应该是感受最深的。”

    维希脸上再无嬉笑,平静如湖。

    虽然她第二世重生前期比第一世顺利,但她第二世的成就却连第一世都不如,她第一世还能找到‘二周目神灵’重生,但第二世却始终无法染指任一神灵。

    反而是隔了几千年复活后,风雨雪之君立刻就给她带来盗窃神灵的机会,而且成功大半,就是知守火神灵降格成术灵。

    她也是准备复活步骤的时候,才意识到重生并不是捷径,而是绕远路。如果重生真的能弥补所有遗憾,那琉璃时主应该才是最强大的神主,时间派系才是最强大的术法,但现实却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……”她喃喃道:“我重生之后,预言术师的数量与强度都大幅上升,原来是因为我的重生,导致未来更容易确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重生了也什么都改变不了。”黛达萝丝轻声说道:“就像注定的宿命一样,这种事也太不奇迹了。”

    “宿命,命运修正力,你们听过它很多别名。”亚修说道:“但正常世界并没有这种东西,这是重生的附属品。当你选择重生,你就等于将未来的宿命带给过去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所有人都是未知的,直到有人从未来将宿命带回。”

    魔女恍然大悟:“所以观者他们不直接取代我们的原因,是因为不想让我们被宿命限制?”

    “感觉有点奇怪,”索妮亚:“听到观者我可能会搞混……”

    “观者,死狂,黑魔,幽魔,镜主,这是他们彼此之间的称呼,我们也这么称呼他们吧。”亚修笑了笑:“终末观者是四柱神给我的代号,我一点都不留恋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还是喜欢叫你剑姬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还是想你叫我剑姬。”

    同时说话的亚修与索妮亚微微一怔,有些好笑地对视一眼。坐在亚修旁边的笛雅立刻举起小手:“我也要,我希望你叫我女皇陛下!”

    亚修无奈看了她一眼,低头颔首恭敬说道:“遵命,我的女皇陛下。”

    笛雅没想到亚修居然照做,但她看到亚修恭敬的态度,却一点都不开心。她不缺喊她女皇陛下的臣子,回到福音到处都是,她真正想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你还是喊我女儿吧。“

    “嗯?”亚修眼神微妙地瞥了她一眼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笛雅立刻回想起那个混乱邪恶的梦,瞬间脸红到耳根处,连连摇头:“不不不,你还是喊我魔女吧。”

    薇瑟问道:“那么,死狂出现在你面前,坦白她们是重生者的秘密,是怀着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我不知道,但如果我再次重生,我的目标绝对不是为了帮助过去的自己走上巅峰。”维希扯了扯自己的项圈,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怨念:“没有比这条锁链更好的证据了。”

    “简单来说,当六重地狱彻底消失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亚修一字一顿说道:“他们就会取代我们的存在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