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术师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第1056章 烟

术师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第1056章 烟

    从浴池里出来,菲利克斯踩着洁白防滑的瓷砖,拉开玻璃门回到干区,用长毛绒浴巾擦干身体,抬起腿穿上纯棉半包三角裤后就直接套了一件宽松的白衬衫,下摆长得都能遮住短裤了。

    先用圣域将长发明显的水滴全部筛出去,然后再吹几十秒风筒,头发就干得差不多了。然后坐在梳妆台前,戴好红蝴蝶束发带免得刘海垂下来,花了一会儿涂抹身体乳与全套护肤——她可不是半神魂躯,仍然需要仔细呵护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离开浴室后菲利克斯先去厨房,打开冰箱看见有牛奶咖啡便拿来喝。当她来到客厅,发现黛达萝丝,魔女,银灯,维希都聚集在这里——除了亚修与剑姬,其他人都在。

    她隐隐意识到出事了,选择坐在女仆维希旁边。

    笛雅穿着小熊睡衣,还戴上小熊兜帽,一脸着急看着银灯:“怎么样,数据有异常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薇瑟摇摇头,眼眸里的银光渐渐平息,“虽然今天她的情绪波动比前几天都大,但仍然处于合理区间,并没有超出正常极限。”

    “灵魂也没有变化。”维希撑着下巴,哪怕洗完澡她仍然是女仆装扮,“除非能瞒过我和魂锁的注视,否则她的灵魂没有受到任何外来影响,也没有发生任何自发病变。”

    “但剑姬今天绝对不正常!”笛雅唤出福音书,迅速查看索妮亚回来后的所有行动:“她差点就打你了,虽然你确实是该打……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!”

    面对魔女银灯,剑姬选择忍让乃至原谅都可以理解,毕竟她们有同生共死过的交情。但维希跟剑姬刚认识了才一周,剑姬没有任何体贴维希的理由,更不可能按捺自己对维希的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,剑姬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恼怒,这不正常!

    作为并肩作战过的同伴,魔女与银灯都清楚知道,剑姬是那种感情特别充沛的类型,很容易就高兴难过,是永远都不会无聊的人。但她越是情绪高涨,心神就越冷静,思维也越清晰,所以她的战斗水平才冠绝干员,简直是为了刀光剑影而生的战斗天才!

    魔女虽然感情充沛,但她很容易就控制不住自己,一不小心就发色变脏;

    银灯向来都是感情澹漠的类型,哪怕在众星囚笼里再见亚修她也能强迫自己先关注局势;

    至于维希,如果是半神以下级别的战斗她或许还能领先剑姬一筹,但如果她们以后抵达神主境界,那幽魂先知千年积累的战斗经验也得屈服于剑姬的战斗才情。

    情绪从来都不是剑姬的阻碍,反而是她进步的阶梯。

    所以当笛雅与薇瑟听到剑姬差点就扇了维希一巴掌,她们心里暗道可惜之余也意识到事情严重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不能打人,她们在梦中国度还打过一次混乱团战呢,但这种近乎偷袭泄愤的袭击毫无意义,既不可能吓退维希,反而可能会招来亚修的不满,剑姬没理由不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剑姬当然想赢,但她追求的是完美的胜利,是摧枯拉朽地碾压其他人,是魔女她们全部变成炮灰,是亚修的彻底倾心。

    至于用暴力排除掉所有选项,让亚修只能选择自己……索妮亚或许有过这种想法,但她知道自己做不到,也不应该这样做。

    她就算真要战斗,也应该堂堂正正跟维希宣战,打得维希自卑退却,而不是这种泄愤突袭,除了爽一下外剑姬根本得不到任何利益,甚至会因为队内相残引爆亚修的负面情绪,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……就像是哭闹着要吃蛋糕的小孩子,却因为掀翻了桌布导致什么都没得吃了。

    菲利克斯听到这里也猜到发生了什么,看了看维希确认没有什么伤痕才安下心来,小声都囔道:“该打的人不应该是亚修吗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立刻看向她,维希随手抽了一下她的屁股,慵懒说道:“影响队伍团结的真话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菲利克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低下头,薇瑟不满地瞪了维希一眼。她们当然不觉得亚修是错的,如果亚修是错的,那她们的爱恋岂不是也是错误的?

    不过亚修与维希的任何苗头都是错的,这一点她们倒是站在剑姬这边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就是性格偏移吗?”黛达萝丝忽然问道:“剑座开始向死狂那边偏移,导致性格也开始变化了?”

    魔女三人对视一眼,纷纷摇了摇头。她们一开始也以为是这种情况,但通过数据分析,索妮亚行动仍然符合她的性格特征,这也就意味着……

    她们的表情各不相同,维希眉头紧皱,魔女似乎有些难过但又有些放松,最明显的莫过于银灯——她都快藏不住嘴角那一抹残忍的笑意了。

    “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不能认定是性格偏移的影响。”薇瑟端起酒杯,说道:“如果这是性格偏移,那就说明死狂跟剑姬的性格也很接近。不是说她们像,而是剑姬顺其自然发展就会变成死狂的性格,她们两人是一脉相承的性格模型,所以我们找不到任何外来影响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性格偏移……”她声音很轻很轻,仿佛害怕打破什么秘密:“……那就是剑姬真的控制不住情绪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队半神队伍能维系到现在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们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。不仅仅是剑姬,难道魔女就不想搬起亚修回老家吗?银灯就不想给大家表演一个亚修消失魔术吗?

    她们当然想,但她们都能控制住情绪,所有人都在等。

    等一个掀起战争的人。

    等一个忍受不了的人。

    等一个主动离开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理由啊……”笛雅对剑姬还是有感情的,情绪低落地说道:“亚修今天才带她去约会,这应该是她很开心的一天,为什么突然就……难道是约会过程里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众人对视一眼,然后看向唯一参加这场约会的第三人。菲利克斯身体一颤,凑近维希身边,像是想躲在女仆后面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维希摸了摸菲利克斯的脑袋,瞥了一眼魔女银灯,幽幽说道:“除了约会里出了意外,也可能是约会回来后,开心的剑姬发现好姐妹们还给她准备了‘惊喜’吧?”

    笛雅立刻转过头当听不到,薇瑟望着维希,忽然说道:“说起来,剑姬为什么会气得想扇你?”

    维希眉头狂跳。

    笛雅翻开福音书:“我看看现场画面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维希重重一巴掌拍在玻璃茶几上,认真问道:“所以你们觉得……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由我们决定的,”薇瑟说道:“甚至不是由剑姬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在于亚修会怎么选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天台上,亚修拿走索妮亚嘴里已经熄灭的香烟,但下一秒他就被索妮亚紧紧抓住手腕,非常用力,宛如枷锁。

    索妮亚将他的手挪到自己面前,看着亚修掌心那道不明显的灼伤红痕,她伸出舌头轻轻舔舐。湿润的唾沫温暖伤痕,温柔的舌尖安抚疼痛。

    其实魔女、银灯、维希的事在她心里并没有那么严重,起码不会比别的事严重。毕竟她们各自和亚修都做过极尽缠绵之事,哪怕梦里的记忆消失,但那些感觉也仍在肌肤上流连,如果索妮亚真想发脾气,繁星大地早就因为她们的战争改变地形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说索妮亚不生气。她其实也认真考虑过,要不要降低自己的底线,习惯这种共享爱人的生活,毕竟除了完美的爱情外,她从亚修身上已经得到了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在一年前,她还只是连术师都不是的女大学生,每天就思考怎么嫁入豪门完成阶级跃升。现在她是半神术师,拥有天位神殿,如果亚修未来能成为术法至高,那她至少是六翼神主——要是她穿越回一年前跟过去的自己说,你未来有可能成为六翼神主,过去的索妮亚肯定拿她当傻子看。

    至于亚修被繁星击败的可能性,索妮亚想都没想过。没有人比她更相信亚修……她从知识之海就一直陪伴亚修直到今天,她见证了亚修是怎么一步步穿越困境成长起来,如果亚修没能成为术法至高,那就说明世界真的要毁灭了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只有两个结局:世界毁灭,那她就应该及时行乐,能跟亚修快乐多久就多久;亚修成为术法至高,那她就是一人之下众生之上的存在,跟力量与权位相比,完美的爱情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她知道亚修最偏爱自己,她也有办法控制亚修。她唯一要牺牲的,就是接受自己并不是亚修的唯一,接受自己并不是唯一能拉住亚修这个气球的线,接受自己只是他的恋人之一。

    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真心喜欢。

    伸爪爪剑圣就是这么贪心不足,就是这么无法满足,就是这么不讲道理,明明已经得到了很多很多,但还是想要最好的最完美的。她才不肯跟那些小喇叭分享亚修……那是她的东西!她给了亚修100%的爱,那亚修就必须给她回报1000%!

    半神就够了吗?神主就够了吗?……永远不够!

    所以她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都会生气,菲利克斯,笛雅,薇瑟,维希……她其实委屈到爆了,偏偏让她委屈的就是她最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她还得憋着委屈,因为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。虽然迟早有一天所有冰山都会崩塌,所有囚笼都会解放,在怨毒里煎熬无数年的恶魔掀起翻天覆地的海啸,将无数美好的东西都拖进绝望与腐朽……但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多做一天完美的恋人,多延长一天相恋的时光,让互相折磨的日子晚一点到来,让这个梦幻泡影晚一点破灭。

    直到掌心的红痕消失,索妮亚才问道:“还痛吗?”

    “不痛。”亚修摇摇头:“一点都不痛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手里的香烟,忽然放自己嘴里叼着,凑近索妮亚这边:“借个火。”

    索妮亚眨眨眼睛,手指冒出一簇火苗帮他点燃。亚修深深抽了一口,然后就咳嗽两声被呛到了,“好辣。”

    伸爪爪剑圣噗嗤一笑:“我看你这么熟练,还以为你会抽烟呢。“

    “又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技能……”亚修都囔两句,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索妮亚从怀里拿出烟盒给他,亚修打开看了看,“这是你的第一根烟?以前没抽过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刚要试试就被你摁灭了。”索妮亚说道:“你用掌心摁灭也太奇怪了,你虽然是魂躯,但又不是不怕痛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亚修注视着烟头升起的缥缈白烟:“这是我活该的。”

    索妮亚一怔,看着亚修又吸了两口,终于凭借半神强大的身体素质勉强适应繁星烟草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转了转烟盒,递还给恋人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抽烟……”索妮亚接过烟盒,刚想从里面拿出一根,就被亚修拦住了。

    他端起索妮亚的下巴,凑到过来闻了闻她的嘴唇,狐疑问道:“怎么感觉你好像有点烟味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香水吧。”索妮亚歪了歪脑袋:“我都说我还没试过了。”

    亚修问道:“那你想试试吗?”

    索妮亚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。她其实以前就好奇抽烟是什么感觉,但因为黛达萝丝在所有影剧都没有抽烟,甚至黛达萝丝曾经饰演过一位厌恶抽烟的女主角,索妮亚那时候又是小女孩,自然会将角色行为上升到本人,觉得成功的美少女是不碰烟草的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黛达萝丝演过喝酒的女主角,所以索妮亚才会跟舍友去秘密花园喝酒。

    “那你将舌头伸出来。”亚修说道。

    索妮亚有些茫然,但还是乖乖伸出舌头,看上去红润小巧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亚修瞥了一眼笼罩在风雪里的迦乐世,深深吸了一口香烟,但没有吐出烟雾,紧接着伸手搂住索妮亚的腰肢,低头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(有了!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