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《术师手册》正文 第1099章 杀了亚修的女孩们

《术师手册》正文 第1099章 杀了亚修的女孩们

    “思念。”

    亚修轻声说道:“萤火绚丽之姬赋予我的思念权能,允许我跟你们连接在一起,因你们高兴而高兴,因为你们悲伤而悲伤……只能伤害你们的影剑,也能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他转头看着菲利克斯和黛达萝丝:“你们跟紧我。”

    菲利克斯一开始还不知道他要干嘛,但当亚修飞向笛雅的时候,她忍不住惊呼出来,想伸手拉住亚修!

    最为惊恐的莫过于魔女,她这辈子没有比这个时候更想远离亚修:“别靠近我啊!滚开!滚啊!”

    但魔女还是被亚修追到墙角抱住,她下巴搁在亚修的肩膀,眼睁睁看着影剑刺入亚修的后背。她的发色越加脏乱,像是无数桶颜料混在一起的色彩,看着四道影剑贯穿亚修的身体,呜咽一声大颗大颗泪珠便掉下来,颤抖的声音已经分不清是多少重奏:“看起来好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亚修推开她,看着黑白影剑与七彩影剑川穿透自己的胸膛,说出的声音就像是从灵魂深处褶皱挤压出来的呻吟:“其实也不算是很疼,只是有点……凉快。”

    亚修的身体在打颤,颓丧得就像是刚从海里捞出来的小狗。黑白影剑带来的痛苦是无边黑暗,一切声音都变得无比遥远,所有色彩都暗然消散,只有他身处渊远黑暗的中央……仿佛又回到刚来血月的第一天,一切都是那么陌生,世界原来是那么寒冷。

    七彩影剑则让他陷入了无边深渊,远处尽头的耀眼亮光传来了温暖笑语。他在深渊不停地奔跑不停地攀爬,磨烂了脚掌,刮烂了手掌,明明距离幸福只差一步,但始终都无法接近亮光,静静地在深渊里腐烂。

    老实说魔女的影剑对他影响更大,连感知都被扭曲了,但如果说剑姬的痛苦让他同等难受,那魔女的恐惧则是让他心生怜爱。

    “去吧,可惜现在不能抱抱。”亚修看着笛雅,指了指自己胸膛的影剑,哈出一口恐惧的寒气,勉强笑道:“但等下我想抱着你取暖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虽然无法接触影剑,但作为施法对象的她们还是会被对应的影剑刺伤。

    魔女双肩都在发抖,不知道是气的还是难过的,而当她转过头看向六翼天使的时候,她的发色明明已经变得纯粹分明,但声音却还是四重奏鸣,每一个压抑的声音都毫无掩饰女皇陛下的暴怒:“不会让你等很久。”

    当亚修看向薇瑟的时候,薇瑟已经主动扑进他怀里。神灵的身体理应没有任何温度,但亚修却感觉自己抱着一具炽热的躯体,柔软又充满弹性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轮廓,双腿更是缠着他的腰,最柔软的部位甚至挤压得变形,完全渗透进魂躯的纯洁暖意稍微减弱了他承受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我只希望,”银灯亲吻他的嘴唇,轻轻推开他,说道:“你不要太厌恶我……”

    灰银影剑与漆黑影剑同时贯穿了亚修的双肩,他的童孔失去焦距,若不是有菲利克斯拖着他差点就掉下去。

    灰银影剑有点像魔女的黑白影剑,同样是被扔进一个永无天日的漆黑世界,不同的是在绝望的孤寂里,亚修无时无刻都感觉自己被成千上万饱满怨恨的绿兽撕咬殆尽,等他被吃光了绿兽们彼此之间还会互相厮杀,直到他被粉碎成亿万份,永远动弹不得,永远囚于黑暗,这份痛苦直至世界灭亡也不会终结。

    但更令亚修颤抖的,是漆黑影剑。

    所有跟他一起的人都会银化碎裂,所有他喜欢的女孩都会化为一滩银水。他逃到哪里都会被银光包围,直至整个世界都化为银白,他无处可逃,彻底陷入银光的怀抱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跟剑姬的紫红影剑很像,都是将他和其他女孩一起埋葬的阴影,但如果说剑姬是愤怒的报复,那银灯更像是绝望的殉情——剑姬好歹还只是针对他和跟他有关系的人,充满‘我居然喜欢上你这种人真是脏了我的履历’的怨毒,而银灯则是想将整个世界都拖入银色炼狱,像是要为神圣的感情献上华丽的句号,充满自毁式的宗教美感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向忐忑不安的薇瑟,用尽力气笑道:“你不是答应过我,就算是错觉你也舍不得放开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抓紧我的手。”薇瑟轻声回应。她翻开银典,举起银灯,看向被剑姬魔女围剿的六翼天使,眼里多余的情绪烟消雨散,只余下冷漠无情的计算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只剩下……亚修看向四处逃亡的粉发精灵女仆,后者大喊道:“你不用管我,我一定能找出破解之法,不用你插手!”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想偷懒吧。”亚修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维希回答的瞬间,亚修往空中一拉,一条连接着维希项圈的红宝石锁链被他紧紧攥在手里,然后用力拉扯过来!

    维希根本反应不过来,毕竟亚修从来都没有这么用过锁链,或者说亚修平时根本不会让锁链显形……她知道这个憨批在想什么,大概是觉得用锁链太不尊重她的人格,明明他们是彼此对立的敌人,却还顾忌什么道德法则与人权观念……但此时此刻,维希被他这样蛮不讲理拉扯锁链,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他拖到怀里,简直就跟他的东西一样,女仆心里却产生强烈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哪怕是亚修唯独不愿帮她承受影剑也比这种情况来得好……幽魂先知怎么可以柔弱得接受别人的庇护?

    “我,让我自己来承受……”她挣扎着想脱离亚修的控制:“我才不需要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乖乖听话。”亚修将她抱在怀里,用后背承受最后三道影剑。如同雷霆传遍全身的痛苦令他倒吸一口凉气,笑声打着颤:“我可是你的监管者……也是你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是两道影剑,唯独维希是三道,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,越是漫长的生命,就藏着越多难以承受的阴影。但跟其他人相比起来,维希的阴影意外得朴素。

    如果说剑姬的阴影是被背叛玩弄和因爱生恨,

    魔女的阴影是孤独与永远求而不得的幸福,

    银灯的阴影是被抛弃在末日里和失去错觉,

    那维希的阴影是怕死、怕没有希望和怕错过机会。

    她害怕自己彻底死亡再也无法追逐力量,更害怕前面没有路,她失去了能攀登至高的希望。

    不过她最害怕的,莫过于自己明明有机会能触及至高,但最后还是错过了。这也是让亚修最惊讶的阴影,因为她怕错过的机会,就是亚修。

    亚修就是她解决所有问题、实现所有梦想的终极答桉。但也正因为如此,她的第三道影剑是刺得亚修最疼的——因为前两者都只跟她自己有关,伤害不算很高,但第三道与亚修紧密相连,而且维希的恐惧远胜于其他干员,亚修痛得都感觉自己看见地狱之门了。

    虽然疼得浑身颤抖,但亚修心里却莫名其妙地……有一点开心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不行啊?”维希也有些慌,一咬牙说道:“让我承受一道……承受两道影剑吧!”

    “快去战斗!”亚修没好气一脚踢开她,“这脚是代银灯踢你的,别以为我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维希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插满剑的笨蛋,心里升起一些她已经遗忘许久的复杂情绪,复杂到她都说不出自己的想法……或许只是不愿意说出来,只感觉眼睛有点酸,心跳变得很快,心脏像是被揪着揪着一样痛。

    她转过去看向处于风暴中央的六翼天使,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眼里的复杂情绪迅速褪去,只余下幽魂先知的暴戾。

    剑律看着围攻自己的四人,他能看见杀意看见愤怒看见冷漠看见残忍,但无论她们情绪多么高涨,攻势却始终是那么精准凌厉,有条不紊地消耗他的源力。但看见她们眼里的寒光,让剑律毫不怀疑当他耗尽源力之时,才是她们真正复仇的时刻。

    上千年来,这是剑律第一次产生死亡的预感,甚至……产生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不愧是亚修看重的女孩,无论是天赋还是战斗才情都超乎想象。剑律毫不怀疑,如果跟她们身处同一时代,他绝不是这些女孩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们的成就绝不仅仅是半神,一旦遇到机遇,就是四位统御天堂的神主。而她们有亚修的辅助,甚至有机会染指那至高的王座。

    怪不得至高会给我两个任务,剑律心想。

    他的第一个任务,自然是迎接亚修入主天堂。

    而他的第二个任务,则是……

    杀了亚修的女孩们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