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网游竞技 > 术师手册 > 《术师手册》正文 第1122章 罪有应得

《术师手册》正文 第1122章 罪有应得

    索妮娅一时间都忘了薇瑟右手正在握着什么,心里的怨毒被压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好奇心。笛雅也一样,耳朵贴着衣柜门缝,聆听薇瑟与亚修的私密对话。

    四名干员里,如果说索妮娅与笛雅是好友,那薇瑟对她们来说相当于熟悉的陌生人,而维希则是需要严加看管的恶徒。在遥彼空域的时候,由于剑姬魔女变成情敌,所以新干员薇瑟就自然而然成为她们的共同好友,她们对薇瑟都很有好感,但自从知道薇瑟就是银灯,再加上薇瑟下线了将近半年时间,她们跟薇瑟的关系一下子就淡下来。

    重逢后又因为薇瑟也喜欢亚修,她们自然不可能跟情敌交心。再加上在遥彼空域时期薇瑟也从未跟她们真诚对话,索妮娅与笛雅稍稍回忆,便发现自己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薇瑟。

    除了亚修,薇瑟从未向任何人袒露心扉。她们只知道薇瑟对亚修近乎是千依百顺,而且跟维希与黛达萝丝不一样,她是发自内心无条件顺从亚修的意志,但她们并不知道薇瑟为什么会如此.......卑微。

    或许,她们今晚终于能走进银灯的内心世界。

    我一直都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喜欢你,毕竟我过去那么多年都是独来独往,从来都没有情感需求。薇瑟敛下眼睑,似乎在回忆过往:仔细想想,应该是因为你展现出的神秘能力吧,能远距离跟我在虚境组队,却又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简直就是一只抱着宝藏的拉拉肥,很难不让人心怀歹意。

    我敢保证剑姬与魔女一开始也是想谋夺你的秘密......别误会,我不是说她们坏话,但只要是正常人肯定都会有这种念头。她噗嗤一笑:奇怪的人是亚修你才对,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也不知道我的底细,但你却愿意无条件信任我......好像你笃定我们不会害你似的。

    这个可不能怪我。亚修笑道:你在虚境的形象那么文静温柔,很难不让人产生好感。而且你还那么聪明,那么天赋横溢......我一直都很庆幸能拥有你。

    薇瑟轻咬下唇,眼神娇媚得催人心折,你是在认可,还是在调情?

    以前只是认可,亚修歪了歪脑袋,现在两者都是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我会对你产生好奇,其实就是危险的征兆了......你是第一个引起我好奇的男人。薇瑟喝了一口菠萝汁,然后继续喂亚修喝,后来我觉得你是可以理解我的人,所以我开始想接近你。

    但真正让我喜欢上你的契机.......应该是因为我看见剑姬魔女她们幸福的模样。

    索妮娅与笛雅一愣。

    她们那时候明明成了情敌,但跟你一起的时候还是会自然而然流露出笑容。薇瑟说道:你曾经在神火试炼说过,你憧憬我的决心,但我其实也憧憬你爱人的能力.......那时候我就知道,被你爱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在神火试炼流金河里我们数次险死横生,只要你放弃我,我就死定了,但那时候我其实很安心,一点都不害怕。薇瑟粲然一笑:因为我感觉得到,你已经喜欢我了。

    你知道我付出了真心,所以就愿意回应熊熊烈焰......真是媚娃一样的男人,给点阳光就会灿烂,给点火苗就会燃烧。

    亚修一脸别扭地咬着吸管:我宁愿你骂我垃圾桶......

    当你喜欢上我我的苦难便开始了。薇瑟幽幽说道:我想要毁灭森罗,而你没法眼睁睁看着这种灾难发生;我作恶多端不择手段,而你难以接受我的所作所为。我之前想要你理解我,但到了后面,我又舍不得将你拖入这个绝望的泥潭。我希望你能离开森罗,去繁星找你最喜欢的剑姬。

    我变

    得多愁善感,抑郁,纠结,自哀自怜。那股喜欢的劲,夹杂着苦闷退下去又涨回来,反反复复,起起落落。薇瑟自嘲道:我甚至还哭了......哭自己进退两难,哭自己有骨气却没勇气,哭自己聪明却让自己那么委屈。

    是不是很好笑?我一辈子作恶多端都心安理得,唯独被你折磨得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移开视线不跟亚修对视,用尽量轻松的语气说道:我以为我死了就能结束这种折磨,结果又被你弄醒了......黑暗森罗我真的不怕,被囚禁千年万年我也不怕,但当我知道你在众星囚笼又要为了别人冒险,我就感觉自己的心被紧紧攥着,介乎于疼痛与疲倦的感觉蔓延全身......每分每秒,每时每刻......那是我第一次品尝恐惧的滋味。

    亚修怔怔看着薇瑟,主动搂着她深吻。薇瑟一如既往地热情回应,她从不违逆亚修的意志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我就明白你是命运惩罚我的刑具。神灵温热的气息呼到术师的嘴唇,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,就连死亡都不足以偿还,余生都要被你折磨得痛苦不堪充满遗憾。

    我最爱的人是你,但你最爱的人不是我。

    我想跟你生孩子,但却永远都无法实现。剑姬、魔女以及你认识的所有女孩都能跟你有爱情结晶,唯独我不可以。

    想要的都得不到,触手可及却遥不可及,这就是我的宿命。薇瑟平静说道:无论亚修你怎么对我,我都心甘情愿承受。就算你讨厌我,嫌弃我,不想跟我接触,把我当抹布一样用,我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花落下来的时候还没死,风捡起,又丢下,花才死的。她埋在亚修怀里,柔声说道:只要你不丢下我,无论你怎么惩罚我,都是我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帐篷忽然安静下来,片刻后,响起喀的一声那是饮料杯放在床头柜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床架一声不堪重负的吱呀声。

    薇瑟与亚修的上下位置瞬间颠倒过来,神灵被术师压在下面,接受狂风骤雨的刑罚。帐篷的温度开始上升,八个角落的银光水晶体仿佛越加闪耀。

    索妮娅与笛雅看得目瞪口呆—这可不是威胁,甚至不是被动,而是野兽般的主动出击—亚修是忘了她们还在衣柜吗!?

    但她们又觉得这是情理之内,就算亚修心若琉璃血潮如铁,这下也得被薇瑟毫无保留的爱意给暖化了。

    忽然,笛雅极轻极低的声音在索妮娅心里响起:你看银灯。

    索妮娅透过衣柜的缝隙观察仰躺在床上的薇瑟,怒火一下子升腾起来。她分明看到,刚才还在自怨自怜的银灯神灵幽兰薇瑟,此时嘴角翘起一个得意的弧度,眉眼间满是狡黠的笑意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好喜欢你呐 [校园] 同桌 悖论 小说流苏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大叔奔现后 私人瑜伽教练